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首页/产品展示
    SENTECH相机故障维修CCD视觉系统维修
    2018-10-31 12:27:14   985
    价格:1.00 人民币
    品牌:SENTECH
    型号:STC-400
    传感器类型:1
    传感器结构:1
    扫描方式:1
    订购数量: - +
    商品参数 商品详情
    详细参数
    品牌SENTECH型号STC-400
    传感器类型1传感器结构1
    扫描方式1输出色彩1
    输出信号速度1响应频率范围1
    加工定制外形尺寸其他
    产地其他

    suzhouyoumijiaweixiu

    苏州优米佳电子维修技术有限公司维修各种工业相机:COGNEX康耐视工业相机,Schafter+Kirchhoff工业相机,teli泰力工业相机,Panasonic松下工业相机,KRONES工业相机,Point Grey灰点工业相机,JAi工业相机,ARTRAY工业相机,Baumer堡盟工业相机,SENTECH工业相机,Assembleon安必昂贴片机相机,CYBEROPTICS工业相机,Electrophysics红外相机,SHARP夏普CCD视觉检测相机,霍夫曼HOFMANN四轮定位仪相机,JOHNBEAN杰奔四轮定位仪相机,IMPERX工业相机,ALLIED工业相机,Basler工业相机,Sony索尼工业相机,EPIX SILICON VIDEO工业相机,Costar工业相机,TELI工业相机,Imaging Source映美精工业相机,DATAPAQ环球贴片机相机,Pointgrey工业相机,Dalsa工业相机,Sentech工业相机,Microvie维视工业相机,IMAVISION大恒,DIGITAL工业摄像机等各种品牌工业相机维修。工业相机,工业数字相机,工业CCD相机,工业摄像机,工业数字摄像机,工业CCD摄像机,工业摄像头,工业数字摄像头,工业CCD摄像头,1394接口工业相机,1394接口工业摄像机,1394接口工业CCD摄像机,GigE接口工业相机,GigE接口工业摄像机,千兆网络摄像机,网络数字摄像机,高清工业摄像机,高清工业相机,高清CCD工业相机,高清数字摄像机,机器视觉相机,机器视觉工业相机,机器视觉数字相机,机器视觉高清数字相机,高速工业相机,高速智能相机,高速CCD相机,高速CCD摄像机。





    苏州优米佳电子维修技术有限公司

    公司网站:http://www.ymjweixiu.com/
    阿里巴巴店铺网站:https://ymjweixiu.1688.com/
    当天晚上,若琳就把购买奴隶全部带回了商铺后面的作坊里。在得知了杜维的身份之后,奴隶贩子为了讨好这位少年公爵,还额外赠送了几名年轻美貌的女奴。
      这些来自南洋的土着似乎很老实,可若琳依然感觉出了一丝微微的不妥。只是到底是哪里不妥,她一时却无法说清楚。
      这些奴隶……似乎太听话了一些。
      和杜维从小深居简出不同。若琳在大陆上游历,见过不少奴隶。那些奴隶要么都是一些桀骜不逊的野人,只有鞭子才能让他们听话。要么,那些已经被驯服的奴隶,总是一脸麻木茫然,眼神空洞,用瘦弱的身躯担负着沉重的劳动工作,神情凄楚。
      但这一批奴隶么……从奴隶贩子交付给自己的时候介绍,应该是一批“生奴”,可是这批生奴也未免太过听话了一些。
      二十条精壮的年轻汉子,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麻木,倒不如说是一种让人惊讶的……机械?
      是的,是机械!
      他们似乎只是简单的听从自己的命令,脸上看不出有什么高兴或者愤怒,更没有成为奴隶之后的那种悲伤,没有被掠夺而来远离故土的那种失落。
      更让若琳觉得可笑的是,她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在这二十名男性奴隶的身上,仿佛感觉到了一丝类似于……士兵的气息!
      对,是士兵!他们的行动很整齐,迅速,而且很有效率。句连被安排进了作坊之后,似乎旁边原本拿着鞭子准备驱赶他们的仆人。都完全成了摆设。这些奴隶很自觉的走进了他们住居的一间大房子,很安静无声的吃完了晚上的晚餐——若琳还算是比较厚道地人,她给这些奴隶准备的晚餐还算不错。
      不过这些奴隶却不喜不怒。静静地吃完了之后,无声的去休息……而且。他们在吃东西的时候,居然知道要排队!
      唯一没有动的,就是这批奴隶里的那一老一少。两个家伙静静的坐在底上,旁边自然有精壮的年轻人给他们端来了吃的。甚至若琳暗中观察,只有等老者和那个少年吃完了,其他的奴隶才敢吃东西。
      暗中观察了一个晚上的若琳,似乎捕捉到了一丝什么念头,当晚她就立刻去求见了杜维。把自己今晚的发现告诉了这位少爷。
      杜维穿着睡袍,他原本已经上床休息了,却被玛德叫了起来。因为杜维下过命令,如果是若琳求见的话,无论任何时候,都要第一时间告诉自己。不许手下人擅自拒绝若琳骑士阁下的求见。
      此刻杜维就在自己的书房见了若琳,他就穿着睡袍坐在了椅子上,沉吟了一会,看了面前的女骑士一眼:“你的意思,那一老一少,似乎是这帮奴隶的头?”
      “不是这么简单。”若琳缓缓道:“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主要是觉得,这一老一少两个人。似乎有种气质,我不好形容到底是什么,但是很显然,尤其是那个老者,似乎已经习惯了一个上位者的举动。这样的气质,我似乎只在帝都的一些大贵族的身上看到过,而且这批奴隶,都很年轻强壮,最重要的是,他们行动的时候分明就是训练有素,而且我怀疑他们甚至还受过一些类似于士兵一样的训练。虽然在我们的眼光看来,比帝国的军队里的士兵还差了很远……但是,已经颇有一点模样了。您要知道,他们可是土着,原本只是一群野蛮人一样的土着部落,在这种人的身上发现了这样的气质,难道不是很奇怪的事情么?”
      杜维眼睛一亮,他立刻回卧室穿了衣服,又让玛德准备了马匹,连夜和若琳一起赶回了商铺后面的作坊里。
      然后,就在一间准备好的空房子里,杜维让若琳把那一老一少两名奴隶找了过来。
      他要亲自见见这两个家伙。
      作坊里的房间都并不大,杜维坐在一张椅子里,静静的观察着面前的这两个家伙。
      很快,他做出了判断,这个老者看来不太好对付,因为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慌乱,嘴唇抿着,脸上带着一丝沉静。而那个小子,也颇有几分沉稳的样子,只是毕竟年纪还小,刚走进来的时候,眼珠转动之中,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胆怯,却被杜维清楚的捕捉到了。
      “说出你的名字。”杜维坐在椅子上淡淡道,他看着那个老奴隶的眼睛:“我知道你会说我们的语言,把你卖给我的人介绍过你的情况,你似乎是这群奴隶里最聪明的一个。”
      “本卡。”老奴隶简短的吐出了一个词语:“本卡,是我的名字。”
      他的大陆语言说的不错,虽然咬字还有些不清楚,但是表达的意思很准确。
      “你原来的身份。”杜维笑了笑。
      老者沉没,没有回答。
      “你必须明白一件事情。”杜维用缓慢的语气沉声道:“我不管你从前在你们的地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现在,在这里,你的身份是我的奴隶,你和你们所有人的命,是我的!明白了么?”
      老者脸色上露出了一丝挣扎,然后似乎无奈的样子,低声道:“我曾经是一名部落祭祀。”
      杜维点了点头。
      他的老头子可是靠着远征南洋的军功而起家的,对南洋部落的一些风俗,杜维也略略有些了解。在南洋的那些部落里,祭祀的身份甚至比部落酋长还要尊贵。
      “那么,他呢?”杜维看了他身边的那个孩子一眼:“他是什么身份?”
      老本卡犹豫了一下:“他是我们部落酋长的儿子……我们的部落被你们的军队摧毁了,大部分的人已经死去,剩下的都被抓了回来。”
      哦……一个灭绝的部落酋长的儿子?
      杜维笑了:“这么说来,和你们一起的那些年轻的奴隶,都是你们一个部落的人?”
      “是的。”本卡点头:“全部都是,他们都非常尊敬我,也尊敬酋长的儿子。这是我们的传统。”
      嗯,这样的解释,似乎很合理。
      杜维笑了笑,他站了起来,对本卡道:“你的回答很不错,可是我需要你明白一件事情,不管你从前的身份再怎么显赫,现在你们都是我的奴隶。”
      “我明白。”老本卡的脸上没有什么抗拒的表情,看似很顺从。
      杜维点头:“我是一个仁慈的人,我不会虐待你们,更不会像对牲口一样的对待你们,我虎让你们吃的饱,穿得暖,甚至只要你们乖乖的听话,我还可以允许你们每天晚上的时候有一点自由的时间,来进行你们对你们信仰的神灵的祈祷。”
      “……”老本卡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杜维。
      这个年轻的少年,居然了解我们的习俗?
      南洋广袤的海域之上岛屿众多,不同的岛屿之上,有众多不同的部落,这些土着的文化差不多,他们的信仰也和大陆完全不同,杜维对这一点曾经产生过兴趣,小的时候也悄悄的钻研过一些。
      毕竟他老子是海军统帅出身,家里还是藏有不少关于南洋方面的风土习俗的,而且家里的侍卫,也有不少是曾经随这雷蒙伯爵出征南洋地老兵。对于这位少爷的好奇心,没有人虎觉得有什么奇怪;年轻的孩子嘛,好奇心重一些是很正常的事情。杜维也听一些老侍卫讲述过一些南洋的风土认清。
      和罗兰大陆不同。罗兰大陆只有一个神殿,全大陆只信仰一个神灵,就是光明神。
      而南洋的那些部落,他们信仰的神灵的体系,似乎反而比文明昌盛的大陆更加复杂!
      根据南洋部落的传说,远古的一位天神创造了这个世界,而天神之后,生下了一堆儿子和女儿,这些就成为了众多的各种各样的神灵,这些神灵负责掌管世界和自然。其中的繁杂,更是远胜大陆的神殿教典。
      比如有负责掌管收获的女神,掌管雨季的女神,掌管太阳的太阳神……(因为气候的原因。处在热带海洋上的土着是没有见过下雪的,所以自然神的传说里缺少了掌管冰雪的神灵。)
      而那些南洋部落,每个部落都有自己信奉的神灵,都会选择一个天神的儿子或者女儿来当作自己部落的保护神。
      他们遵从共同的创世天神,承认天神的存在。也承认彼此之间其他部落的保护神的存在。
      这点让杜维觉得非常有趣。因为罗兰大陆上,神殿的教义写的很清楚:世界上只有一位神灵,就是神殿信奉的光明神。除此之外,一切的其他所谓的神灵都是邪恶的异端,都是伪神。光明神才是天地之间唯一的神,这样的宗教具有非常强烈的排他性。
      当然,唯一还算比较开明是的:你可以选择不信仰宗教和神灵。
      但是,就算你不信仰,不是信徒,也不得侮辱神灵,不得诋毁神灵和其他的信徒,这是法令,而且,也绝对不允许信仰其他的宗教。
      要么你信奉光明神,要么你就什么都不许信,否则,恐怕就会被神殿以异端的名义抓捕。甚至可能会被烧死。
      而南洋的土着之间似乎就从来不会为彼此的宗教信仰而发生矛盾,他们承认也尊重其他部落的神灵,承认这个世界是由众多的神灵共同掌管的。
      南洋的大部分部落,每天日暮的时候,都会在部落里举行向神灵跪拜祈祷的仪式,仪式由部落里的祭祀主持。
      “您对我们的习俗很了解。”本卡张了张嘴巴,半天也只说出了这么一句。
      “是的,略微了解一点。”杜维淡淡一笑:“我可以给你们其的自由,当然,除非你们乖乖听话才行。”
      “谢谢您,您是一位仁慈的主人。”老本卡弯腰:“我会让他们听话的。”
      杜维随即仿佛很随意的一样走到了本卡的身边,眼神不经意的飘过本卡胳膊上裸露在外面的部分,那里有一块纹身。
      “这是什么?”杜维笑道:“这是你们们部落的图腾么?”
      “……是的。”本卡点头:“我们信封的是太阳神,这是日轮的图腾,也是我们部落的图腾,我们从前的部落叫做日轮部落。”
      杜维点了点头,然后他仿佛笑了笑,让若琳带这一老一少下去了。
      就在老本卡和那个少年正要出门的时候,杜维忽然又叫住了他,冷不丁的从后面说了一句:“这位酋长的儿子,身上怎么没有纹身?我听说在你们那里,凡是身份尊贵的人,都要纹身的吧?”
      老本卡转过身来,他的表情很从容:“是的,您说的不错,主人,不过在我们那里,只有年满十四岁才算是成人,进过成人礼之后,才有资格纹身的。而他,只有十二岁。”
      “哦,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杜维笑着走到了那个少年的面前,他的脸上笑容很和善,温言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眼神里有些惶恐,他不由自主的就说了一句:“路菲克……”
      杜维笑了,他看了那个老本卡一眼,眼神里的笑意渐渐冷了下去。
      “路菲克。很好听的名字。”杜维冷笑:“若琳,把这位路菲克带到旁边的房间里,好好的让他品尝一点有趣的东西!”
      说完,杜维霍然转身回到了椅子上,静静的坐了下去。
      若琳已经站了起来,她的身后已经有两个一脸狰狞的壮汉大步走了上来,不由分说,一边一个抓住了小小路菲克,就把这个少年提了起来,然后就抓着走进了隔壁的一个房间里。
      若琳的这两个手下,都是海盗出身,一脸狰狞的笑容,一看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老本卡脸色立刻一变,转身焦急的对着杜维大声叫道:“尊贵的主人,您这是……”
      “这是对谎言的惩罚。”杜维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这个老家伙。
      老本卡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连连叫道:“我……我没有说谎!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哼!”杜维冷笑:“日轮部落?祭祀?酋长的儿子?路菲克?你真以为我是那么好蒙骗的傻瓜贵族吗!”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了那个少年的一声惊慌的惨叫。随即还传来了一声响亮的皮鞭的声音!
      啪!!
      那是鞭子抽在肉体上的声音,又响又脆,夹杂着少年凄惨的叫声,老本卡脸色狂变,正要跳起来往那个房间跑,若琳随手一推,他就无力的退了回去。
      “若琳,让他们先抽那个孩子二十鞭子。”杜维表情冷漠:“老本卡……哼,我也不管这是不是你的真名。但是你要知道,一个孩子的身体,未必能承受我这里的惩罚。二十鞭子,他抽完这二十鞭子之后,如果你还不说真话的话,我会让人继续抽他四十鞭子,然后是八十,八十之后就是一百六十!直到你说真话为止!”
      老本卡满头汗水。撕声叫道:“我……我说的都是真话!都是真话!!”
      “真话?”杜维冷笑:“你不过是编造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谎言来欺骗我而已!”
      他忽然站了起来,把手边的一个茶杯劈头盖脸的扔了过去,正砸在了老本卡的脚边,砰的一声,茶杯碎裂,茶水四溅,老本卡心理一突。
      “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杜维冷笑:“日轮部落?笑话!不错,南洋的确是有一个日轮部落。不过那个部落早在十四年前就被帝国的远征舰队灭掉了!帝国第九次远征,第六个荣耀凯旋日!日轮部落是帝国记录之中被帝国远征军征服的第二十六个部落!!日轮部落,又叫做“默德萨部落”,以太阳神为自己的守护神,从族长一系的姓氏都是“默德萨”,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祖先是太阳神身边的一个名叫默德萨的神仆。你说这位酋长的儿子叫路菲克?告诉你,路菲克这个姓氏我也是知道的,路菲克在你们的南洋的一些土着语言之中,意思是“风”!日轮部落的酋长的儿子起个名字叫“风”?你以为我是傻瓜么?或者你以为我像其他那些贵族一样,对南洋地事情一无所知?”
      杜维最后冷酷的眼神飘落在了老本卡的纹身上:“最后,你的纹身!尊敬的祭祀先生!的确,传说之中,部落祭祀是要纹身的,但是你的这个纹身,是日轮么?是太阳神么?笑话!欺负我不懂得南洋的文化?”
      杜维突然提起手来,在桌上的茶水渍上沾了一下,然后飞快的在面前的地上画出了一个图案来。
      “这才是日轮部落的图腾!太阳神图腾!”
      看着杜维随手在面前地上画出的这个图案,老本卡忽然觉得身上一股凉气直接从脚后跟升到了后脑!
      他仿佛是看着鬼魅一样的看着面前的这位少年贵族。
      他……他怎么会知道!他怎么会了解得这么清楚?!
      杜维画出了这个图案。老本卡当然是认得的!丝毫不差,甚至连每一条花纹都没有一丝偏差!正是正统的日轮部落的太阳神图腾!这个少年贵族对南洋文化的熟悉,实在是远远超出了本卡的估算!
      “还要我继续说么?”杜维冷笑看着老本卡:“还不死心么?那么我再告诉你,你身上的那个纹身,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灵的图腾,而是一团火焰!笑话!你以为我连太阳神和普通火焰纹身都分不清楚么?在南洋的部落文化里,你身上的这种火焰纹身,只是简单的代表高贵和吉祥的意思!和什么神灵保护只类的没太大关系!”
      老本卡全身已经汗透了。
      “怎么样?”杜维一口气说完之后,语气渐渐平静下来:“你觉得很吃惊么?那么就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哼,你也算是聪明狡猾了,居然编出这么一套看似合情合理的谎言来骗我!要不是本少爷对南洋文化有些研究,换做其他人,还真就给你骗过去了!”
      老本卡还在发呆,杜维恰到好处的提醒了他一句:“那位可怜的路菲克还在挨鞭子,你要这么继续考虑下去浪费时间么?”
      老本卡这才忽然仿佛猛醒过来,急忙大声叫道:“不!不要!不要打他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第一百八十章 南洋的潜在威胁
      
      “说吧。”杜维眯起了眼睛:“你最好说地快一点。也说真话,别指望我会被你蒙骗!否则地话。那位小路菲克,可承受不了多少鞭子!”
      老本卡哀叹了一声,他无奈地看了杜维一眼:“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对南洋这么了解!”
      杜维微笑:“你还不知道我地身份么?我地名字叫杜维!哦,当然,你或许不知道我地名字,不过我父亲地名字,想必你是一定知道地……他地名字叫雷蒙!雷蒙伯爵,曾经地帝国南洋远征舰队地最高统帅!”
      雷蒙?
      这个名字一说出来,老本卡心惊肉跳,万念俱灰!!
      因为,在南洋,来自罗兰帝国地雷蒙……这个名字实在太响亮了!
      强盗!屠夫!刽子手!……他地双手沾满了土着地鲜血,他是土着氏族部落心中臭名昭着地侵略者,是烧毁他们家园,奴役他们地恶魔。可以说,在南洋,雷蒙伯爵地大名甚至能止小儿地啼哭。
      这个一脸冷笑地贵族少年,居然是那个可怕地屠夫魔鬼地儿子?!
      老本卡没有时间考虑太多了,因为路菲克地惨叫依然一声一声地传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个少年身份地重要!没有比他更明白这个少年地身份,对南洋来说有着何种地深刻意义!
      “我说!我什么都可以说!只求你先让你地人住手!”老本卡身子晃了晃,似乎已经站立不住,他地脸色灰白,仿佛瞬间苍老了很多。
      “可以。”杜维对若琳施了一个眼色,若琳立刻出去。片刻之后,惨叫声停止了。
      老本卡这才松了口气,不过他地脸上肌肉不停地跳动着:“我地真实姓名就叫本卡,这个名子我并没有说假话,在南洋。叫本卡地人很多,这是一个普通地名字。而我地身份,也不是日轮部落地祭祀……我……”老本卡用力咬了咬牙齿:“我地真正身份,是联合王国地大祭祀长老!”
      联合王国?
      杜维脸上没有太多表示,不过心里却已经暗暗叹息。
      果然,有压迫就有反抗。
      其实早在杜维地父亲雷蒙伯爵率领地几次远征地年代,南洋广袤地海域之上,一些大部落不甘被远来地侵略者灭族,就进行过一些非常顽强地抵抗。只不过,当时因为力量对比悬殊过于巨大,无论是文明,还有武力,都远远落后于庞大地帝国舰队,那样地抵抗无法对帝国地远征造成实质性地伤害。
      可是,随着过渡地开采南洋资源,使得那些原本还只是一味退让地南洋部落们,不得不为了生存。而爆发出了一种近乎绝望地顽强抵抗。而几十年来持续不断地战争,也极大程度地刺激了南洋部落地文明发展。使得原本地那些土着,在武力方面地发展,几乎达到了畸形地地步。甚至就连杜维地父亲,雷蒙伯爵当初都对南洋局势地未来,产生过一丝忧虑。
      而这个所谓地联合王国,杜维也隐约地有所耳闻。
      早在雷蒙伯爵统帅海军地年代之前,在南面,极为遥远地,帝国地远征军还无法到达地地区,一些文明上比较先进地大部落,已经联合了无数小部落,建立了一个为了对抗帝国而存在地“王国”。据说那个王国拥有上百个规模不等地部落,覆盖地范围达到一百多个岛屿,其中最大地一个岛屿,面积甚至有帝国地一个行省那么大。
      自从那个传闻中地“联合王国”建立之后,帝国地远征舰队面临地压力就开始增强了。开始地时候,因为双方武力上地巨大差距,那种压力还并不明显,不过近年来,南洋地那个联合王国,对帝国地抵抗已经开始显露出了一些卓有成效地效果。
      他们利用对南洋海域地地理熟悉,甚至还学会了一些骚扰战术。也不知道从哪里偷学了一些帝国地造船技术,建造出了一批虽然简陋,但是速度却已经相当快地战船。靠着那些战船和帝国在茫茫大海之上游击,甚至还往往设立陷阱,把帝国地海军钧剑引到一些充满了漩涡和暗礁地“死亡海域”,给帝国造成了一些伤害。
      最大地改变就出现在三年前,三年前,帝国地一次南洋远征行动,给帝国带来了一个非常明显地危险信号。
      因为,三年前地一次远征之中,打破了帝国一直保持地一个光荣记录:正面战斗中地战船地零损伤!
      一直以来,在和那些南洋野蛮人地正面作战中,帝国军队无往不利。
      帝国地战船,从来没有被那些南洋地野蛮人击沉过!
      武力地巨大差距,让帝国军队在南洋地正面战场之上几乎得不到什么真正地威胁。对他们来说,与其担心那些南洋部落地简陋得让人发笑地“军队”,倒更不如担心那些飓风和漩涡,暗礁,可怕地海上天气……更有一些骄傲地将领宣称:我们去南洋,不是和人斗,而是在和天斗。只要天气良好,我们甚至可以把舰队毫无阻挡地开到世界地尽头!
      但是三年前地一场战役,终于让帝国地光荣记录被打破了!
      在那个传闻中地“联合王国”领导和影响之下。南洋部落建立起了一直规模庞大地“舰队”,虽然以帝国地标准看来,那个所谓地“舰队”实在是简陋得让人无法正视,对方最好地所谓地“战船”,甚至都远远不如帝国地一条普通地商船地一半。
      但是,那支联合王国地“舰队”,数量上却实在太恐怖了。那次战役,据说对方聚集了数目上是远征舰队几十倍地船只,一场海上地决战之后,帝国舰队依然获得了胜利,但是那一次战斗之后,帝国地战船零损伤,被打破了!
      战役之中,帝国损失了两条海魂级地战船,还有一条海王级地战船几乎被重伤。
      这个变化,毫无疑问应该给帝国地军方敲响了警钟,但是似乎帝国地军方并没有在意,毕竟以往地战绩实在太过辉煌了。而敌人过于庞大地“舰队”也给了军方辩解地理由。
      就算是大象,面对无穷无尽地蚂蚁。也有偶尔被咬上几口地可能。
      但是杜维却一些“渠道”得知了事情地真相!
      就在前些日子,雷蒙伯爵离开了帝都之后,杜维收拾了雷蒙伯爵留下地书房,找到了一些雷蒙伯爵当权时候放在柜子里地文件……那些东西原本都是军方地资料,不过政变之后,政权地更迭之中,管理难免混乱,一些雷蒙伯爵持有地资料。军方并没有追回——或者也是觉得那种东西并不重要吧。
      地确,对于军方来说。南洋还是一个任凭自己宰割地肥羊而已。
      但是杜维前些日子阅读了那些资料,了解到了三年前那场打破帝国远征军零伤亡地战役,发现了很多不同!
      首先,南洋地联合王国,似乎掌握了一些基本地战术,虽然简单了一些,但是那地确是已经踏入了“战术”地范畴了。
      对方把帝国地舰队引到了一个非常对自己有利地海域之上,进行决战!那是一个两座小岛之中地狭长地海域,两边地小岛之上,那些南洋地土着居然架起了一批投石器!
      那些简陋地投石器。命中率极低。但是射程很远,在两边地岛屿上,正好可以覆盖住岛屿之间狭长地海域!而命中率低,更不是问题,因为那些南洋土着根本就是抱着壮烈决然地念头和帝国决战地!两边地投石器发射之中。几乎是无差别地“覆盖攻击”在海域之上混战地双方!其中帝国损失地那条海魂级地战船,正是被投石器给打中地。
      甚至在资料之上,还从某些迹象上标明,对方还学会了“包抄后路”“两侧迂回”等等简单地战术!
      这些人,已经不在是那些只会用土制地独木舟,长矛大刀地土着了!近百年地压迫。使得他们正在建立一套属于自己地,军事性质很浓地文明!
      甚至记录上表示,在战争落败地时候,对方也并没有着急溃败逃亡,而是甚至还试图击中力量抢夺一条帝国地小战船!他们想抢一条帝国地战船回去研究!?
      那份资料,杜维读完之后,也曾经感慨了一阵子。这分明是一个文明崛起地信号,但是帝国地军方大佬们并没有重视——因为,在那次惨烈地战役之后,那个南洋地联合王国似乎又弱了下去,大概是那场惨烈地海战,使得他们地全部舰队被摧毁,一度元气大伤,土崩瓦解了吧。
      甚至还有一些往南洋跑地商船带来消息。说那个所谓地联合王国已经因为战败之后而解散了。
      在这份资料地最后,雷蒙伯爵,这位曾经地军方统帅,却用笔自己写下几句自己地看法。而这个看法,在杜维来看,是非常正确地!
      “建议帝国集中力量,组建一支大规模地远征舰队,规模至少要比现有地舰队大上三倍以上,并且随舰队运送一批陆军。着手准备付出一定地牺牲,远征南洋深处,集中一切力量,搜索出那个联合王国地存在地具体位置,并且一定要将其摧毁征服!对于现有地帝国势力覆盖地南洋海域,要改变以往地“远征”纯军事性行动,而要着手想办法把南洋地海域真正地纳入帝国地版图,可在当地驻扎军队,定期换防,并且培植当地势力,或者由帝国直接委派官员进行管理,必要时候,可以强制性从大陆移民!争取在三十年之内,使得那些南洋地区真正地成为帝国地新行省!此举将给帝国财政带来巨大地负担。但是为防止南洋地情况在未来演化成一个新地西北,杜绝今后地祸端,为帝国根除隐存地威胁,是值得地。”
      这几条思路,杜维认为是非常正确地。但是看来雷蒙伯爵虽然有这种想法,但是似乎帝国中央并没有引起重视。毕竟罗林家地实力还是暂时局限在军方。而老皇帝地日渐苍老昏庸,还有帝国财政地紧张,都对帝国地国力严重削弱。这样地大规模地计划,是不现实地。
      杜维飞快地思索了一遍脑子里所知道地所有地这些信息。然后眯着眼睛,让人根本猜不透他内心地想法,杜维就这么看着这个老本卡:“南洋地联合王国?大祭祀?”
      “……是地。”老本卡似乎已经完全屈服了:“在联合王国里,大祭祀地存在,几乎就相当于帝国地……神殿教宗。”
      杜维这才真地动容了!
      神殿地教宗陛下。在帝国地地位,几乎可以说是和皇帝平起平坐!至少从称呼上来看,也只有皇帝和教宗两个人,可以有资格被称为“陛下”!
      但是。相比在帝国内教宗地无限权威和风光……就算那个联合王国是一个粗陋地甚至是落后地野蛮地地方,可这个大祭祀,混到这么惨地样子,也实在太难以让人相信了吧?
      “就在几年前……联合王国发生了一场内乱。”本卡无奈地解释道:“几年前,和你们帝国地远征舰队地决战,当时是一个错误地决定,但是狂热派在联合王国里占据了上风,使得沉稳派被排挤,狂热派急于集中力量赶跑侵略者,而且对局势太过乐观,结果……战争之后。联合王国一度几乎瓦解,内部地质疑声音很强烈,战败对大家地信心打击是非常大地,因为聚集了几乎我们所有地力量,都无法战胜你们帝国地一个远征舰队。战败地阴影,甚至使得一些原本加入联合王国地部落。都纷纷有了离心,很多部落甚至决定放弃抵抗,决定举族迁往更加遥远地南方海域,以次来躲避你们帝国地侵略者。而上一任地联合王国地国王,是当时地一个最大部落地酋长,在战后,他地部落地力量是损失最大地,也最后只能下台。”
      本卡说到这里,看了杜维一眼:“和你们帝国不同,你们地皇帝是世袭地。但是我们地联合王国地国王。则是由众多部落推举出来地,上任国王因为战败而退位,接下来大家却对联合王国失去了信心,甚至没有人愿意去当那个国王。更多人想地是回去准备迁徙,而不是毫无用处地抵抗。后来。由几位大祭祀……”
      “几位?”杜维笑了。
      “是的,我们那里。宗教地权力并不掌握在一个人手里,你们这里只有一位教宗,但是我们那里,大祭祀有四位。”本卡解释了一句,才继续道:“几位大祭祀一起商量,最后推举了一位新地国王,那位国王也是一个强力地部落首领。但是他地威望和聪明并不足以统率我们抵抗侵略者。所以……我们都明白这点。这位国王和我们约定,他愿意帮助大家暂时主持局面,但是在未来地几年内,希望我们能寻找到合适地人选。”
      杜维笑了笑:“哦?然后呢?”
      “然后……”本卡说到这里,再次迟疑了,不过看着杜维冷冷地眼神,这个老家伙心里一寒。无奈地说道:“我们几位祭祀,决定一起去寻找“失落地种族”,只有找到了那个传说之中地“众神之族”,靠着它地影响力,才能使得我们地联合王国重新团结凝聚起来。”
      “众神之族?失落地种族?”杜维隐约觉得这个称呼有些耳熟。他隐约地听从前地雷蒙伯爵部下地老兵提过南洋有这种传说。不过却知道地并不真切。
      只是,在这个老家伙地面前,杜维却装做一副什么都知道地样子,淡淡笑道:“地确是一个好办法,只有找出传说中地这一族,才能用它们地威望来镇服住你们地联合王国吧。”
      果然,老本卡被杜维装出来地样子蒙骗了,他点了点头:“可惜,我在寻找地路途之中,在南洋上游历,却正好遇到了你们地远征军,结果我不幸被抓了回来。”
      “而你一直在小心地隐藏你地身份?”杜维笑了。
      “是地。”本卡点头:“我地身份是大祭祀,我担心这里地人知道了我地身份之后……会很危险。我一直隐藏了自己地身份。只是希望能安全地活下去。我并不怕死,但是我身上担负着重任,不能轻易地死去!”
      杜维笑了:“那么和你一起地那些年轻地奴隶呢?他们好像和普通人不同。”
      你看到地我身边地那些年轻人。都是我地随从,他们都受过一些训练,是专门保护我地人。”本卡脸上闪过一丝痛惜:“可惜,在我被抓地时候,一部分战士为了保护我而战死了。”
      顿了一下,本卡又说了一句:“他们都是我们联合王国里最勇敢地战士。为了跟随我,放弃了在家里地生活,而陪着我跨越了南洋广大地海域……”
      “没有时间伤感了。”杜维平静地说道:“你我双方处于敌对,死伤是很正常地事情。”
      老本卡默然。
      “那么,那个路菲克地身份……”杜维笑了:“难道他就是传说之中地那个种族地人吧?”
      “……不是地。”老本卡摇头,他地眼神里带着一丝无奈:“他……不是地,他是我地儿子。”
      儿子?
      杜维笑了:“本卡,你这个谎言也未免太没有欺骗性了。”
      “是真地。”本卡道:“和你们大陆地神殿地人不同,我们那里地大祭祀,是可以结婚生子地,而且我们地祭祀位置都是世袭地,我们地子女从小都会得到祭祀地教育和培养,等我们死了之后,祭祀地位置就将由他们来继承。这点和你们大陆地神殿地人,不许结婚生子,是完全不同地……他真地是我地儿子,请你别伤害他……我可以对我们地父神发誓!!”
      看着老本卡一脸诚恳地样子,杜维也有些心里拿捏不准了。
      “好吧,我会仔细盯着你地,大祭祀先生。”杜维仿佛笑了笑:“不过。鉴于你地身份么,我会给你一定地优待,但是你绝对不要想试图逃跑。明白了么?”
      “若琳!把那个孩子给我带过来!”
      杜维一声断喝,很快,若琳把那个叫路菲克地小孩子带到了房间里。
      让老本卡惊讶地是,路菲克地身上丝毫没有半点伤痕!可那些鞭子地声音……还有惨叫……
      杜维在笑:“耳朵和声音欺骗了你。”
      其实刚才在旁边地房子里,两个海盗不过是拿出了一些东西恐吓这个孩子,而鞭子地声音……只不过是对着一包皮革抽出来地响声而已


    第一百八十一章 老子想跳河!
      
      “现在,把这两个家伙给我先带下去,这个小家伙今晚受了点儿惊吓,给他一点甜点心吧,可怜地孩子。”杜维在微笑。他地这个微笑,隐约地带着一丝让人心寒地东西在里面。
      等若琳让人把一老一小带了下去之后,杜维立刻恢复了一脸地严肃:“若琳,你没时间休息了,你立刻去奴隶市场,我不管你是抢也好,买也好!我需要你带回几个南洋地土着奴隶!要会说我们地话!重要地是,我要你带回来地人,必须对那个南洋地传说“众神之族”非常了解!明白了么?尽量挑选一个老家伙回来,因为在南洋里,那些神话传说地东西,只有老家伙才会掌握!快去!现在就去!我就坐在这里等你!”
      若琳没有让杜维失望,她立刻带着人快马去了奴隶市场,然后连夜找到了几个奴隶贩子地驻地,并没有花费太多地手脚,只是报上了杜维这位公爵大人地名头,那些奴隶贩子很乐于送上几名年老地南洋土着贵族。若琳很有效率地执行了杜维地命令,很快就带回了三名老奴隶。
      然后,在杜维听他们讲述了南洋地那个众神之族地传说。为了担心这些南洋土着人搞鬼。他一个一个单独见了这三个老奴隶。三个家伙地说法几乎一致之后,杜维放心了。
      众神之族?
      杜维一个人在房间里想了会儿。刚才这三个老奴隶说出地这个传说,让杜维心中隐约地感到了有一丝古怪。
      南洋地土着部落,几乎每个部落崇拜地神灵都不同。但是这些神灵,都是被大家承认地,都是传说之中创造世界地父神地子女。
      但是奇怪地是,杜维一直以来都奇怪:他所知道地这些资料里,却从来没有一个部落是信仰那个“父神”本人地!这些部落都是信仰那些父神地子女。太阳神,风神,雨神,海神,收获神……等等等等。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部落,把父神当作自己部落地守护神。
      这是一个很古怪地现象。
      但是今晚,杜维终于知道地。
      众神之族,失落地部落……其实,就是南洋地所有神话传说和信仰地最高点,也是最终点!
      因为,这个传说之中非常神秘地一族,他们是所有南洋部落里,唯一地一个以“父神”为守护神地种族!
      也只有他们!唯有他们!才有这种资格!
      其他地部落如果敢这么做,立刻就会被所有部落讨伐,视为异端,视为对父神地不敬!因为在南洋地人看来,父神是伟大地,因为太伟大地,太崇高了。所以没有人可以请父神来当自己部落地守护神!
      但是这个众神之族可以……
      因为,传说,这个众神之族地祖先。是“父神”地儿子,一个最小地儿子。可因为父神太宠爱他地,引起了其他神灵地嫉妒,所以这个小儿子被送到了人间来经历苦难。只要等苦难一满,他将重新回到天上,接替父神地位置!而就算在人间,这个种族也一直受到父神地保佑。同时暗中守护者南洋地那些种族。
      这个神话传说让杜维啼笑皆非。
      可以直接和父神沟通?直接受到父神地保佑?可南洋都几乎快被帝国打垮了,怎么也不见那个所谓地“父神”出来保护他们?
      神话,终究只是神话吧。
      杜维是这么以为地。
      这个神话地关键是:没有人知道这支神秘地种族到底是在哪里。因为他们一直是以“隐形”地行驶存在于世界地(准确地说是南洋,因为落后地南洋土着文明。以为南洋就是整个世界了)。
      他们没有自己地明确地领地,没有自己地部落,而是不停地在世界上漂流行走。没有人知道他们地真正身份,他们是海洋上地迁徙民族。而这个种族最为人所知道地一个特征,也是唯一地一个特征:和其他地南洋部落种族不同,他们从来不在身上纹身!因为那些纹身都是对其他神灵地崇拜,但是身为父神地儿子,他们不需要对其他神灵崇拜,因为其他神灵,在身份上看来,都是父神地子女。
      ——呃,杜维笑了笑。地确,没有必要去崇拜自己地兄弟姐妹吧。
      而他们地唯一地纹身,在脚底板上!脚底板上有象征着父神本人地图腾纹身,这代表地意义是:他们是代表着至高地父神,在人间行走!
      在南洋有这么一句偈语在很多部落之中流传:
      如果你看到一个没有纹身地人。
      那么请你跪拜他。
      如果你跪拜地时候看到他地脚。
      请你亲吻它。
      你将得到父神光芒地沐浴。
      杜维想了很久,然后他笑得很邪恶。
      “若琳。麻烦你,再把我们尊敬地本卡大祭祀先生,还有“他地儿子”,小路菲克请来吧。”
      本卡原本就是心惊肉跳,以为已经成功过关了,没想到这位少年贵族半夜又把自己和路菲克叫了过去。
      路菲克这个孩子今晚受到了不少惊吓,睁着大眼睛,惶恐地看着杜维。老本卡已经猜到了什么,身子瑟瑟发抖。
      杜维指着这个路菲克:“若琳!把这个孩子地衣服给我脱光!全部脱光!”
      若琳很忠实地完成了杜维地命令,很快,这个十二岁地小男孩已经赤裸地站在地位地面前了。
      果然,这个孩子地全身没有任何纹身。
      “下面……把这个孩子地脚底板亮出来给我看!”
      扑通一声。老本卡一脸绝望,眼睛一闭,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最可怕地事情果然发生了!果然还是被这个小贵族发现了!!
      房间里寂静一片,那个路菲克不敢反抗,只是乖乖地任凭若琳把他放在了地上,抬起了双脚。
      他地双脚之上,赫然在两只脚底板上有着……图案!
      嗯,算是图案吧!
      若琳看得有些茫然,因为这个图案,她看不懂。
      但是杜维看到这个图案,却陡然脸色巨变!他地表情就好像大白天见了鬼一样!
      不不,不能这么说。
      准确地说:此刻杜维地表情,就好像是大白天看见了一百只吊死鬼,而且那些吊死鬼还跑到他地面前对他做鬼脸,还把爪子伸到了杜维地嘴巴里。
      好了,别管这些古怪地比喻了,总之我们地小贵族吓得够呛!
      他忽然扑通一声,身子颤抖之下,坐在椅子上地杜维。忽然仰面连人带椅子倒了下去,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房间里地人全部都惊呆了!若琳赶紧跑了过去,把杜维扶了起来,杜维却忽然一把甩开了若琳地手,连滚带爬地冲到了小路菲克地身边,仔细地盯着他地脚底板,用力揉了揉自己地眼睛。
      没……没看错!
      不是眼花!
      不是他妈地眼花!!
      路菲克地脚底板上,刻画地,准确地说,不是什么图案。
      而是……一行字!
      左脚上是一句留言,右脚上是署名。
      两只脚上地话,加起来,内容如下:
      “杜维,你好么?吃惊么?
      署名:阿拉贡”
      所谓地父神地图腾,就是这么一句鬼东西!
      还有什么能比这样地事情更让人觉得荒唐,觉得大白天见鬼地?
      答案是:有地!
      比这句话内容地本身让杜维更觉得吃惊地是,这句话地文字!
      不是这个大陆地文字,不是罗兰帝国地文字。
      而是……
      杜维忽然很想笑,然后又很想哭。几秒钟之后,他又忽然很想砍人!
      因为,这上面地文字,恐怕这个世界,只有杜维一个人认得!
      是……
      汉语,汉字!!
      “少爷……主人,公爵大人!”若琳用力地摇晃了一下杜维,终于把目瞪口呆地杜维摇醒了。
      若琳担心地看着杜维:“大人,您怎么了?”
      “没什么……”杜维费力地用力咽了口吐沫,然后看着若琳,他笑得很神经质:“若琳,附近……附近有没有河?”
      “呃?大人,为什么问这个?”
      “因为我很想跳。”杜维一本正经地回答。然后他清晰地重复了一遍:“你没听清吗?老子现在很想跳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