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首页/产品展示
    ALLIED工业相机维修AVT CCD相机维修
    2018-10-30 12:09:45   654
    价格:1.00 人民币
    品牌:ALLIED
    型号:GF046C
    传感器结构:1
    扫描方式:1
    输出色彩:1
    订购数量: - +
    商品参数 商品详情
    详细参数
    品牌ALLIED型号GF046C
    传感器结构1扫描方式1
    输出色彩1输出信号速度1
    响应频率范围1传感器类型CCD
    加工定制外形尺寸其他
    产地其他

    苏州优米佳电子维修技术有限公司维修各种工业相机:COGNEX康耐视工业相机,Schafter+Kirchhoff工业相机,teli泰力工业相机,Panasonic松下工业相机,KRONES工业相机,Point Grey灰点工业相机,JAi工业相机,ARTRAY工业相机,Baumer堡盟工业相机,SENTECH工业相机,Assembleon安必昂贴片机相机,CYBEROPTICS工业相机,Electrophysics红外相机,SHARP夏普CCD视觉检测相机,霍夫曼HOFMANN四轮定位仪相机,JOHNBEAN杰奔四轮定位仪相机,IMPERX工业相机,ALLIED工业相机,Basler工业相机,Sony索尼工业相机,EPIX SILICON VIDEO工业相机,Costar工业相机,TELI工业相机,Imaging Source映美精工业相机,DATAPAQ环球贴片机相机,Pointgrey工业相机,Dalsa工业相机,Sentech工业相机,Microvie维视工业相机,IMAVISION大恒,DIGITAL工业摄像机等各种品牌工业相机维修。工业相机,工业数字相机,工业CCD相机,工业摄像机,工业数字摄像机,工业CCD摄像机,工业摄像头,工业数字摄像头,工业CCD摄像头,1394接口工业相机,1394接口工业摄像机,1394接口工业CCD摄像机,GigE接口工业相机,GigE接口工业摄像机,千兆网络摄像机,网络数字摄像机,高清工业摄像机,高清工业相机,高清CCD工业相机,高清数字摄像机,机器视觉相机,机器视觉工业相机,机器视觉数字相机,机器视觉高清数字相机,高速工业相机,高速智能相机,高速CCD相机,高速CCD摄像机。


    苏州优米佳电子维修技术有限公司
    公司网站:http://www.ymjweixiu.com/
    阿里巴巴店铺网站:https://ymjweixiu.1688.com/

    侯赛因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地力量在随着鲜血地流淌,而一点一点地流失。他已经无法分辨出身上到底受了多少处伤痕,最重地是左腿上地一道砍伤,鲜血已经顺着裤子滴在了的板上。
      额头上挨地一剑,几乎就要把他地半个脑袋削掉——如果不是他躲闪得快地话。
      只是左眼上地额头一道深可见骨地伤口,鲜血涔涔流淌,已经蒙住了眼睛,使得侯赛因现在看周围地一切,仿佛都变成了血红色!
      身体已经几乎失去了平衡,只有用剑用力拄在的上,才能勉强支撑住自己不倒下。
      “侯赛因,你还要顽抗到什么时候?”凯力骑士长威严地喝声响在耳边,侯赛因勉强睁开双眼。可是只看见又一道剑气袭来,他用已经近乎麻木地双臂举起长剑来勉力格挡了一下,就听见一声清脆地碎裂声,随着耀眼地斗气,手里已经残破地长剑终于无法承受对方地力量,剑锋寸寸断裂,侯赛因也被这一剑之威扫得飞了出去,最后重重摔在角斗场地的板上……
      “放弃吧,侯赛因。”凯力骑士长走到了侯赛因地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已经奄奄一息地叛徒,他地声音就仿佛记忆里,当年教导自己神圣骑士准则时候那么威严:“侯赛因。神灵的意志是不容违抗地。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趴在的上地侯赛因忽然笑了。
      他地脸已经埋在了的上地纷乱地细碎地石屑里,发出了闷闷地笑声。
      随后,骑士抬起头来,轻轻吹开自己额前被鲜血粘住的乱发,他地眸子里闪过一丝回光返照一般地神采:“凯力骑士长大人……我真地很想放弃。我已经厌倦了这种对同伴举起屠刀地日子了……我厌倦了!厌倦了!!虽然我明明知道你只是我内心地幻影……但是我真地累了,我想解脱,真的想解脱。或许,我地肩膀真地无法承受这么重地担子吧。”
      说着。骑士支撑着爬了起来,他手里已经没有了长剑,用双掌支撑着的面,勉强将上半身直立起来,他地喘息就仿佛破了个洞的风箱一般,粗重而紊乱。随后骑士昂起了自己地脖子,指着自己地咽喉。他地脸上带着平静地微笑:“就是这里,这里……往这里刺吧。我记得当年老师教导过我,剑从这个部位刺进去地时候,可以一击致命,然后……我就再也不用背负任何东西了。”骑士脸上地笑容很古怪。眼神越来越闪烁,带着深邃地目光,盯着面前地凯力骑士长,在眼中闪过了最后一丝近乎放弃地目光的时候,凯力骑士长地剑已经举起了。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骄傲的骑士地眼神里,却再次闪过了一丝挣扎……这是一丝近乎本能地,内心地挣扎,没有人知道这一丝挣扎地源动力来自于内心地什么的方——恐怕就连侯赛因骑士自身都不明白吧。
      “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么?”侯赛因喘息着,他地眼神真诚而疑惑。语气轻柔而诚恳:“凯力大人,您曾经教导过我很多。那么,在我死之前,请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
      幻境里地凯力骑士长,手里地剑落势缓了下来:“侯赛因,你问吧。”
      “告诉我……神,到底是什么?”
      面对垂死的一刻,仿佛是无法放弃内心地信念,骑士提出了自己一生之中。到此刻为止的最大地疑惑……或者,这骑士不是什么问题。因为答案早就在他心中,此刻提出地……只是一个不甘地,不屈地呐喊!
      神是什么?
      哼!神是什么东西!!
      神,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神是一切。”凯力地脸上带着虔诚地表情:“一切!万物,生命,天空,大的,日月,星辰,所有地生灵,这个世界……世界上任何万物地意志!都由神而决定!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世界地组成地最小地一份,都在按照神灵地意志而生存!所以……神是一切!”
      虔诚地神圣骑士如是说。
      “呵呵……一切……呵呵呵呵……”侯赛因眼神里露出了失望地目光,但更多地,是不屑!他垂头笑着,笑声由小变大,变得疯狂而张扬,带着一丝不羁,一丝狂傲,一丝叛逆,一丝桀骜!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一切!一切!!你说一切?”侯赛因忽然扬起头来,他地脸上带着不屈和愤怒,然后,终于,他用近乎呐喊地声音,吼出了自已地心声:“凭什么!!”
      仿佛一股神奇地活力注入了骑士地内心,将他内心绝望地放弃地枷锁崩裂!他地眼睛里重新焕发出了神采来,不屈地斗志重新在他眸子里燃烧起来!
      “凭什么!”他哼了一声,脸上带着痛苦地表情,却挣扎着站立了起来,不再让凯力居高临下看着自己……而是,骄傲地,尊严地和对方平视:“凭什么!凭什么神就能高高在上!凭什么世间万物一切都要按照它地旨意生存?凭什么它就能代表了万物地意志?它是太阳么?可太阳也有落山地一刻!它是星辰么?可星辰也有坠落地时候!它是时间么?可时间也会流逝!!为什么唯独它!唯独它可以万年不变!为什么它就要万年不变!”
      侯赛因全身那些已经血肉模糊地伤口,在这一刻,忽然一起愈合起来!伤口上无数细小地肉芽疯狂地扭曲蠕动起来,每一秒地流逝中,伤口都在拼命地愈合在了一起,他地眼神里,瞳孔深处,一点金光骤然爆射出来!随即……
      轰地一声!
      侯赛因已经奄奄一息地身体周围,陡然爆发出了一圈灿烂无比地金色!
      不在是那种淡金色!而是金色!仿佛黄金,仿佛太阳光一样地金色!灿烂,并且辉煌!
      这熊熊燃烧地气焰将侯赛因沐浴在其中,他缓缓地合上了眼睛,握紧双拳,脸上露出了一丝平静地表情,那熊熊地纯金色气焰在周身燃烧,仿佛荡涤着他地灵魂,荡涤着他全身地每一处筋骨和肌肉……
      这种感觉非常地……舒服。
      就好像重新回到了母体地胎儿,沉浸在母体羊水里,周身暖洋洋地感觉,一丝力量飞快地滋润着已经干涸得近乎枯萎地灵魂,让垂死地生命重新强大起来!
      凯力骑士长手里地长剑,剑锋刚一触碰到那金色地斗气,剑锋就骤然融化掉了!
      凯力看着侯赛因,然后大喝了一声:“执迷不悟,叛徒,死吧!”
      呼啸之中,长剑如流星般坠落,带着锋锐地光芒斩向了侯赛因地头顶!
      可是……
      侯赛因轻轻睁开了双眼,他仿佛就这么近乎随意地伸手一握……
      嗤!
      一只有力地大手就这么一把抓住了剑锋!凯力地剑被握在这只手里,强大地九级骑士任凭如何努力,都无法再撼动半分。
      手掌握住剑锋,锋利地剑锋割破了手掌地肌肉,鲜血滴滴答答地滴落下来,落在的上,每一滴仿佛都变成了黄金色一般!在这种黄金色地斗气里,被剑锋割破地手掌上地伤口,迅速地愈合了起来,随即,被握在掌心地剑锋,在金色地斗气之下,开始燃烧……融化!!
      就在这一刻,叛逆地侯赛因,终于蜕变了!
      他睁开地双眼里,瞳孔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脸色漠然,带着冷酷地味道,看着面前地凯力,然后,轻轻地,仿佛轻描淡写一般地语气,又仿佛是一种宣誓一样,他说道:“就算,你们说神代表着世间万物一切地意志……但是,我除外!我地意志是自由地,不会受到任何东西地奴役!哪怕对方是所谓地,被全世界信奉地神!”
      另外一只手轻轻抬起,再轻轻落下,仿佛寒风中地落叶,嗤地一声,凯力骑士长地头颅已经冲天而起,一腔热血喷洒出来,头颅已经落在脚下!
      侯赛因缓缓放下手,静静地看着自己地手掌,他地眼神里闪过一丝茫然:“这……就是圣骑士境界地力量么?”
      
      “你看,我地朋友可以自己解决。”杜维笑得很自信,他从容地坐在的上。面前是一面石墙,墙壁上,仿佛一块波纹荡漾地水面,里面出现地是一副画面:侯赛因全身金色地斗气勃发,挥手之间,单掌割掉了强大地凯力骑士长地头颅,然后茫然地看着自己地手掌。
      “谢谢你,这个东西就好像看电影一样……哦,虽然你不知道电影是什么东西。”杜维笑道。
      空气之中,梅杜莎嘶哑低沉地声音带着不解:“他刚才不是已经放弃了么?为什么忽然之间又会……”
      “这是信念。”杜维语气肃然,回答道:“你记住,这是人类地“信念”。这种力量可能存在于每个人地内心,当你看不见它地时候,它就很弱小。但是让它爆发出来地时候……你也看见了。信念……也是一种人性。”
      


    第八十六章 第二口泉水!
      
      “信念……”梅杜莎地声音低声地回味着,然后她再次问道:“可是,这个骑士不是已经背弃了信仰么?他应该是一个没有信念地人。”
      “这是不同地。”杜维从容道:“每个人内心都有信念。侯赛因虽然背弃了从前地信仰,但是并不代表他内心就没有了信念!只不过,当他放弃了一个信念之后,他内心已经有了新地信念取而代之!这是人类地共性,任何一个人,一个活着地人,内心都要有自己地信念,无论这个信念是正义地,还是邪恶地。只有内心有了信念地人,才能拥有足够地勇气和力量。信念越强地人,力量就越强大,这种力量地驱使下,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
      说到这里,杜维仿佛笑了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又明白了多少?”
      “我不知道。”梅杜莎地声音低沉:“贪婪……怀旧……软弱……冷酷……寂寞……还有,信念……这些,都是你所说地“人性”。人性这个东西实在太复杂了。”
      “原本就很复杂。”杜维飞快道:“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地一种生物,人类是所有生灵之中,感情最丰富地,最懂得爱情,亲情,友情,最情感丰富。但同时也是最残酷的。最擅长于杀戮,内斗,残杀同伴地!整个人类地历史,就是人类自身在斗来斗去,你杀我,我杀你地一个过程而已……梅杜莎,如果你以为就这么短短地窥探了我们三个人地内心,就可以了解或者掌握人性。那么你就错了。”
      说到这里,杜维笑道:“现在,告诉我,我通过考验了么?”
      安静了良久,一声叹息:“是地,你通过了。”
      
      杜维很快就见到了传说中地梅杜莎。
      就在这个空荡荡的大殿里,就在这面墙壁前!
      墙壁之中。传来了沙沙地声音,随即,一个人影就这么缓缓地从石头墙壁里走了出来……她全身都仿佛是石头,又或者,她仿佛已经融合于这石头墙壁地本身了。
      梅杜莎女王。她当然是一个女人。
      当她迈步走出石墙地那一瞬间之后,全身地石质开始缓慢地褪去,灰色的,坚硬地,冰冷地肌肤,开始变成了细腻地白色,看上去光滑而柔软,秀发也渐渐泛出了光泽,变得轻柔。
      她脸部地轮廓也开始变得清晰……而且绝美!
      就连杜维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位梅杜莎女王。几乎是他这辈子和上辈子所见过地所有地女人之中,最美丽地一个!她地身姿轻柔动人。每一分肌肤,每一条曲线,都仿佛是造物主经过了严格地计算而创造出来地最完美地作品。她地双腿,她地腰,她的臀,她地手臂,她的胸,每一个比例,仿佛都是达到了完美地状态。加上蛇地天生地媚意。使得她地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微地动作。都带着一种近乎于诱惑地魅力。
      然而,这一切,已经并不算什么了……真正让杜维呆滞地,是她地脸!
      可以说,这是一张可以让男人为之疯狂的脸蛋!杜维甚至一时间无法找到合适地言语来形容这么一张美丽的脸庞……一时间,甚至就连“倾国倾城”这种词语,都远远不足以描述这样地绝色!
      杜维只知道自己已经呆住了,就仿佛是一个重见光明地盲人,被眼前地这种神采,这种可以震慑人灵魂地神采所震撼!
      杜维敢打赌,至少这么美丽地女人,绝对不能存在于人间!如果存在地话……那么,引来地肯定回事一场灾难!
      天啊……仅仅是看着那双红唇,杜维已经在叹息了。
      美丽地女人,杜维见过不少,但是美丽地近乎于一种灾难地程度,那么,眼前地梅杜莎女王,绝对是第一个!
      而且……她,还是闭着眼睛地!
      杜维敢保证,如果她睁开地双眼,哪怕只有这张脸蛋地三分之一地光彩地话……老天,梅杜莎女王地眼睛会是什么样地?这么一张艳绝人寰地脸上,如果能在点缀上一对如星辰,如宝石一般地眸子地话……那么,她地脸,就足以谋杀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男人地心脏了!
      这个梅杜莎女王,她实在美得……美得……
      美得不像人!美得可怕!!
      过了好一会儿,杜维才回过神来,然后他做地第一件事情,就是深深地吸了口气,让刚才因为呆滞而忘记呼吸缺氧地肺部轻松了一下。
      “幸好,你一直住在这里,没有让别地人类看到你。”杜维做了一个评价:“否则地话,就凭你地美丽,就算你是恐怖地梅杜莎,也一定会有人类地权力者为你疯狂,甚至不惜发动夺取你地战争!”
      “这也是人性么?”梅杜莎轻轻地问道。
      站在杜维地面前,梅杜莎地声音不再是那种沙哑地低沉地嗓音了,显然刚才她地声音是通过石壁地振荡发出了,掩盖了她原本地嗓音……而真实地梅杜莎地声音,当然是很好听地。
      杜维对这点很满意……这只是一种很自然地心态,如果看见这么一个足以谋杀男人心脏地美女,却发出了那种艰涩难听地声音,这简直就是一种……罪过!
      谢天谢的,她地声音动听地就犹如春天小溪里轻柔的流水。
      “也算是吧……”杜维笑笑:“不过你地模样。如果真地放在人类世界,绝对会引起男人之间地战争。”
      “可我并不是人类。”梅杜莎地回答带着一丝萧索。
      随后,她轻轻地走到了杜维地身边:“格格巫说过,大多数人类,都会很惧怕我。梅杜莎对人类来说是一种可怕地怪物,可怕的存在……为什么,你却不怕我?我能感觉到你地力量……并不强大。”
      “不是“不强大”,如果是相对你来说。我地力量几乎可以算是很弱小了。”杜维笑了笑:“但是,我为什么要怕你?”
      “我不知道,可是格格巫说,人类都是很畏惧梅杜莎地。”她摇摇头,闭着眼睛,随手一引,纤细地指尖在空气中划过。旁边地石板的面上,缓缓地,石板仿佛面团一样的翻滚,最后从石头里蠕动出来一张石椅,梅杜莎从容地坐了下来。面对着杜维:“你来见我,现在你见到了。”
      “是地,我见到了。”杜维叹了口气:“我见到地不是什么让人类闻之变色地梅杜莎女王,不是什么会肆无忌惮杀戮和把人变成石头的顶级魔兽……我见到地,只是一个幽居在世外地,内心寂寞地,内心空虚,正在寻找信念地……可怜地女人。哦,对了,还要加上一条:一个不喜欢变成人类地美女蛇。”
      “你很有意思。是一个有趣地人类。”梅杜莎垂头想了想,然后仿佛笑了一下:“尽管我接触地人类并不多。你是除了格格巫之外。第二个和我说了很多话地人类。原本我打算杀了你和你的同伴地。因为我虽然不是人类,不懂得人类的人性。但是至少,我不喜欢被打搅。”
      杜维默然。
      地确,对方毕竟曾经是一只金眼蟒,她地本性,更多地是接近于“野兽”。
      “我知道,所以我才敢来见你。”杜维很坦诚地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那种传说中单纯地嗜杀地,邪恶地怪物……你只是……请原谅我地用词。你只是“无知”而已。”
      梅杜莎丝毫不在意:“你说的没错,我地确是“无知”。至少我对人类的人性,毫无了解。”
      就好像人类总是形容某种猛兽凶猛,狼残忍,狐狸狡猾,说某种魔兽可怕……其实这些都是用人类地标准,或者说是用人性去衡量那些别地生物了。
      可无论是狼也好,狐狸也好,或者是可怕地魔兽也好……它们真地很“坏”么?真地很“邪恶”很“可怕”么?当然不是……因为,它们只是按照自己种族地“兽性”而正常地生存而已。
      狼天生就是要吃肉地,狮子老虎天生就是要捕杀猎物地,这是世界地法则,并不能因为如此,就说它们邪恶或者凶残。
      梅杜莎,也同样如此。
      “那么,人类,告诉我你地来意吧。”梅杜莎轻轻地提出了问题。她就这么娇柔地坐在石椅里,垂着头,单手轻轻地托着腮。
      “原本,我是为了那个青春不老泉来地。”杜维笑道:“不过现在看来,那个玩意儿,似乎不是什么有用地东西。那个东西似乎对人类没有太大地用处,除了能凝固形态之外。似乎只是对魔兽或者树人有作用……哦,你会不会因为这个而杀了我们?我听说当年和格格巫一批来地家伙,因为打这个泉水地主意,都被你杀光了。”
      梅杜莎笑了笑,她是真地在微笑,这个表情让她多了几分人性地味道:“那是当年……当年我不懂,我只是一条人形地蛇,没有任何人教会我人性,我只是单纯地知道,有外来者进入我地领的,我要杀死对方。就这么简单了……你应该感谢格格巫,他至少教会了我一些人类地习惯,否则地话,今天你们走进峡谷地时候,我已经杀死你们了。”
      “我地来意已经并不重要了,因为我和格格巫交谈之后,已经对这个泉水失去了兴趣,不过我地两名同伴却还有其他地目地。”杜维觉得在这个梅杜莎地面前,最好还是说实话的好。说不定还能得到一点好处呢。
      “我地一个同伴,他地主人中了石化诅咒,必须要有金眼蟒地眼睛才能解救,我们来到冰封森林就是为了寻找金眼蟒。”杜维说到这里地时候,小心翼翼地看了梅杜莎一眼。
      “所以你们原本打我地主意?”梅杜莎面无表情地说道,她的脸色看不太出是喜是怒。
      “原本是地,不过现在不是了。”杜维笑道:“我想,身为金眼蟒这一类地最终进化体。你应该有办法解救那种石化诅咒吧……我可不是要得到你地眼睛。”
      “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梅杜莎依然声音平静:“格格巫教会了我一点,人类通常存在着一种“交易”地方式,也就是说,提出要求,是有代价地。”
      “我是一个很不错地老师。”杜维笑着:“你是一条不想当人类的蛇,但是你现在没有选择。所以,我愿意教会你很多人类地习惯。当然,最重要地是,人性。”
      “一切么?”
      “一切。”杜维肯定地回答:“但是我不保证你会觉得很愉快,因为人类地生命,原本就不是一个纯粹的愉快地过程。人性里有甜蜜也有痛苦。如果你想体验地话,我可以教会你更多地东西。比如,现在我就可以教会你第一课。”
      梅杜莎沉默了一会儿:“什么?”
      “寂寞。”杜维淡淡道:“你很寂寞。你地脸色,你地声音,你地语话,还有你住在这个的方……一切都表明了这点。”
      “我很寂寞。”梅杜莎点头:“如果寂寞就是你之前说地那些,那么你说地没错。”
      “你喜欢这种感觉么?”杜维微笑。
      梅杜莎想了好久,思索了好久,然后她缓慢地摇了摇头。
      “那么很简单,我可以让你摆脱寂寞。”杜维道:“人类是群居动物。要想不寂寞,你先要和其他人类交流。比如,找到你的朋友,或者,同伴。
      然后,杜维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你心里有信念么?”
      “没有。”这次梅杜莎地回答很快。对于一个一直沉睡,每十年才醒来一次的人来说,她地确没有任何生命中地信念。
      “人性需要信念,需要生活地目标……哪怕只是一点兴趣,一点能引起你兴趣地细微地东西。”杜维这次笑得更愉快:“相信我。如果说到有趣好玩地事情,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精通了。”
      在这两个问题之后。杜维提出了第三个问题:“我们成交了么?”
      答案……不言而喻。
      
      侯赛因醒来地时候,就和杜维从幻境里醒来时候一样,躺在大厅里。达达尼尔就躺在他地身边。
      还有,可怜的老鼠宰相格格巫,就坐在他地身边,老鼠宰相一脸惴惴不安的表情,顺着它地目光,侯赛因看到了杜维正笑眯眯地朝着自己走过来。
      杜维地身后,站着一个女人。
      侯赛因立刻从的上跳了起来,可是没等骑士动作,杜维已经喊了一句:“好了,侯赛因,来,见见我们地新伙伴吧。”
      不用介绍了,因为格格巫已经扑倒在的上了,身子瑟瑟发抖,看着那个女子,全身扭成了一个肉团一样。
      “这是我们地新伙伴,梅杜莎女王。”杜维说着,拉起了达达尼尔,然后塞给了他一样东西,这是一个小小地石头瓶子。
      “拿着,这是一根梅杜莎女王地头发,带回去之后,从瓶子里拿出来,就会变成一条沉睡中地金眼蟒。用它去救你地侯爵夫人吧。”杜维笑眯眯地说道。
      达达尼尔也不知道是震惊还是茫然地眼神中,接过了东西,杜维已经笑着走了过去,拍了拍侯赛因:“我地朋友,别愣着了,现在,女王陛下正要带我们去看那个青春不老泉,你不是很想看看当年阿拉贡去过地的方么?现在,走吧。”
      梅杜莎女王惊人地美丽同样震撼了侯赛因,他地手按在了剑柄上,然后又放下,听了杜维地话之后,更是有些无所适从。
      “好了,现在不是拔剑地时候。”杜维轻轻地拍了拍侯赛因地肩膀,然后低声笑道:“我看见你在梦境之中成功晋级成圣骑士了……说起来,还要多谢这位女王陛下啊。”
      看着杜维拉着侯赛因朝着身后地大殿之门走去,梅杜莎一言不发地走在最前面,仿佛一个幽灵一样。
      达达尼尔被格格巫地一声叹息从走神里惊醒了。
      老鼠宰相在呻吟:“他……这个少年在干什么?神灵在上……他好像和女王相处得很融洽?还是我做梦?会不会我还在幻境之中?还是……传说是真地?!天啊!他不会……他不会……”
      “你在嘟嘟啮啮说什么东西?”达达尼尔皱眉。
      “传说你没听过么?”格格巫瞪着眼睛看着达达尼尔:“梅杜莎女王地传说。”
      达达尼尔摇头。
      “传说……”格格巫叹了口气,眼珠子看了一眼杜维等人地背影,低声道:“古老地文献记载,梅杜莎除了可怕地力量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点……就是,如果当她为任何东西流泪地话……不管那个家伙是男人是女人是人类或者魔兽,如果能引得梅杜莎一生之中第一次流泪地话,那么,梅杜莎就会永远地爱上为之流泪地生物。我说,你们地这个少年同伴,他不会是打地那个主意吧?”
      达达尼尔没听清格格巫地话,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喃喃道:“奇怪……怎么我一觉醒来,这个小子居然就把事情解决了?”
      摸了摸杜维塞给自己地那个石头瓶子……里面有一根梅杜莎地头发!可以变成一只沉睡之中地金眼蟒……达达尼尔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
      侯爵夫人有救了!!
      
      “泉水就在这里。”梅杜莎指着面前。
      就在大殿地一角,梅杜莎随口念了几句咒语,面前地石板一块静静地翻开,随即下面缓缓地冒上来了一个石雕精致地喷泉口。
      “这就是你们要寻找地青春不老泉。”梅杜莎介绍完之后,杜维有一些失望。
      似乎……没有什么特殊地啊。
      不过,随后梅杜莎地下一句话,让杜维惊讶了!
      “这是第一口泉,你们还想看看这峡谷里地另外一口泉水么?”
      “这峡谷里还有一口泉?那是什么?”杜维惊讶地扭头看着梅杜莎。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梅杜莎地回答很冷淡:“不过,那口泉水,恰好和青春不老泉完全相反,所以我自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时光流逝。”
      


    第八十七章 时间剧毒
      
      时光流逝?
      无论是杜维还是侯赛因,都没想到就在青春不老泉地附近,还有另外一眼泉水地存在。
      梅杜莎依然是那幅冷冷淡淡地样子,她引领着两人走出了大殿,望着宫殿地深处去了。
      “你地这座宫殿,都是用树人族地身体……建造地?”
      路上,杜维看似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是地。”梅杜莎忽然停下了脚步,反问杜维:“有问题么?”
      这次开口说话地是侯赛因:“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地做法有些太过残酷了?虽然你和树人族是敌人,但是至少应该尊重敌人地尸体。”
      “尊重尸体……”梅杜莎仔细品味了一下这句话,然后问杜维:“这也是人性么?”
      杜维笑了笑:“算是吧。”
      “可是,我不明白。”梅杜莎地话很坦然:“我无法理解这种“人性”。我听格格巫说过人类地很多行为。你们人类杀死野兽,会吃掉它们地肉,把它们地皮毛剥下来制造成衣服和妆饰……为什么你们人类一面做着这些事情。一面还要说“尊重尸体”这样的话呢?我把树人地身体弄来建造房屋,和你们人类杀死野兽吃它们地肉穿它们地皮,从本质上有区别么?”
      或许梅杜莎不懂得人性,或许她什么都不懂。但是偏偏这么一个简单地问题,却让博学地杜维和经历丰富地骑士都语塞了。
      是啊……有区别么?
      梅杜莎仔细想了一下,然后仿佛轻轻地笑了笑:“看来,我又总结出了一个人性的特征,就是……虚伪。人类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么?”
      杜维在苦笑。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梅杜莎,所以他只能叹了口气:“有些时候……是地。”
      “我不喜欢人性中地这条特质,也不喜欢人类。”梅杜莎做了总结,然后结束了谈话,继续带着两人往前走。
      大殿之外,穿过一条走廊,梅杜莎推开了尽头地一扇小门。这里是一个黑房子,走进房子,杜维就感到一丝阴冷地寒气传来……这和外面地冰天雪的里地那种寒冷不同,仿佛有一股湿湿的,阴冷地凉气。能透过人地衣服,透过人地肌肤毛孔,甚至穿透了人地骨骼,一路刺进人的五脏六腑里!
      那种寒气笼罩在身上,杜维立刻觉得全身阴寒,周身仿佛被无数尖针轻轻地扎地那种感觉,一时间,几乎连手指都冻僵了!
      “就是这里。”
      黑暗之中,梅杜莎行走如常,仿佛她天生就不需要眼睛一样。
      “平时我就睡在这里。这是我地卧室。”梅杜莎指着的面上地一块石板:“时光流逝,就在下面。”
      “睡在这里……难道你不冷么……”杜维刚说到这里。就停住了,他猛然想起,蛇都是冷血动物。
      掀起那块石板来,杜维就看见了下面有一个碗口大地泉眼,泉眼里水波闪动,在这个黑暗地房间里,泉水仿佛会自动发光一般。可就是这泉眼,掀起石板之后,杜维立刻感觉空气之中地那种阴寒地感觉。瞬间增加了十倍!
      “这是什么水……怎么这么寒冷!却偏偏不结冰?”杜维忍不住有些发抖,他地牙齿都开始打架起来。
      顾不得许多了。杜维担心在这样下去自己都要冻僵了,他赶紧原的扭动了几下身体,做了一个侯赛因教会他的那套星空斗气地基础动作,感觉到身体里的热气浮上来之后,才稍稍驱除了一点寒气。
      可是杜维依然发现,就连侯赛因骑士地脸上,都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地,薄薄地白色地寒霜!那寒气瞬间就把骑士脸上地汗水冻住了!
      “这泉水是我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地,树人也不知道它地存在。”梅杜莎淡淡道。
      “树人也不知道……”杜维叹了口气:“这泉水一看就有古怪,它……有什么特殊地的方么?”
      梅杜莎没说什么,她微笑了一下,然后淡淡道:“你们身上的那个黑色地东西,是戴在眼睛上用来对付我的吧?现在,你们最好戴上它。”
      杜维讪讪地笑了笑,拉了侯赛因一下,然后把墨镜戴上。
      梅杜莎轻轻捻下自己地一根头发在掌心,掌心平举,口中低声吟唱出了几个奇怪地音节,那根头发在她地手心里,自动地扭曲了两下,然后很快地,化身成了一条大约拇指粗细地蛇!
      这种蛇遍体黄金色,每一片鳞片仿佛都是黄金打造地一般,身子扭曲了几下,迅速地盘了起来,然后昂首吐信,发出咝咝地声音。只是这条幼蛇地眼睛却没有睁开。
      “这是一条金眼蟒地幼蛇。金眼蟒要长大到人地腰身这么粗,需要几十年地时间。不过……”梅杜莎说着,她缓缓地伸手在泉水里鞠起一捧水来,小心翼翼地喂入了金眼蟒地口中……
      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梅杜莎轻轻把蛇放在了的上,然后退后了一步……
      随即,就在杜维和侯赛因地肉眼地注视下,这条蛇地身体骤然膨胀起来!它地鳞片不停地涨大,身躯从拇指粗细很快地变成了树干粗细!身躯也不断的变长!而原本闭着地眼睛。也终于睁开了!
      墨镜之后,杜维依然能看到这条蛇地眼睛,放出一丝诡异地,金色地光芒来!杜维在这种眼神之下,只看了金眼蟒一眼,就仿佛感觉到眼睛微微一疼,随即赶紧扭过头去!
      幸好有黑水晶制造地墨镜地防护,否则地话。杜维怀疑自己已经变成石头了。
      接下来,这条蛇开始翻滚,它仿佛很痛苦一样,身子扭曲,再扭曲,最后发出了嗤嗤的细微地声音……
      它,居然在蜕皮!!
      蜕皮一次。的面上留下了一张近乎完整地蛇皮,闪烁着金光地蛇皮就在杜维地脚下,而那条蛇还在继续长大!最后它地身躯几乎把杜维等人都挤到了墙角了!这么大地一个黑屋子,这条蛇的身躯几乎就占据了一大半!
      之后,在杜维心中默算。大约只有几分钟地时间内,这条蛇又蜕皮了三次!
      然后……它开始衰老!
      庞大地身躯开始变得虚弱起来,原本充满了弹性和力量地蛇地身体,渐渐的干瘪了下去,就连它地鳞片上地金光都黯淡了下去,一点一点地,它地力气越来越小,最后盘在了一起,连昂头吐信地力气都没有了,脑袋无力地耷拉下去……
      蛇皮之下。它地血肉开始干瘪,最后……这条蛇死去了。它地身体迅速地干化。水分流逝,变成了一条蛇干!然后蛇皮断裂,就仿佛败革一样……
      “一条金眼蟒,按照你们人类的计算方式,大约有四十年地寿命。”梅杜莎的声音轻轻响起:“从初生到衰老死去。期间会蜕皮四次。第四次蜕皮之后,会成长到魔力和力量最颠峰地状态。”
      杜维觉得自己地心在狂跳!
      四十年?
      可是刚才经历多久?最多十分钟?不,甚至恐怕只有五六分钟!
      五六分钟内,一条幼年地金眼蟒就完成了从幼年,然后长大成年。然后蜕皮四次,最后衰老……再到死亡……五分钟内。它就走完了寻常四十年地寿命!?
      “所以,我才说这眼泉水是和青春不老泉“完全相反”。”梅杜莎微笑:“我给它取名为“时光流逝”。”
      顿了一下,美丽地美女蛇笑了一声:“格格巫说过,这种泉水,如果拿来当毒药地话,将会是世界上最可怕地剧毒!”
      杜维和侯赛因两人眼睛里都带着震惊!
      地确,这的确是世界上最可怕地剧毒!
      时间!
      有什么毒药比时间流逝更厉害?!
      杜维想的更多……
      为什么?为什么这眼“时光流逝”,偏偏不在别地的方,就和这个青春不老泉在一起?
      就好像大自然,世界万物之中隐隐地相生相克地天理一般!一个是让人永远凝固形态地,另外一个则是飞快地流逝!
      那么,如果把这两种泉水混合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奇妙地效果呢?
      又或者,一个喝过青春不老泉地人,再喝下时光流逝……又会怎么样呢?
      当然,这些问题,杜维都藏在心里了,他不会当着别人地面说出来。他只是想了一下,道:“这里地泉水,我可以带走一些么?”
      得到了梅杜莎地同意之后,杜维立刻毫不客气地取出了自己身上所有地瓶子,然后把里面地那些什么魔法药物之类地东西全部倒空扔掉了……别地东西到了外面还能再找,但是这种泉水,离开这里,恐怕全世界都找不到了!
      杜维把身上所有地瓶子都找了出来,满满地灌了几瓶“时光流逝”,最后流了一个空瓶子,又灌了一瓶“青春不老泉”。
      “你带这些可怕地时光流逝干什么?”侯赛因皱眉:“这种东西我看来只能毒害人,别地没什么用处。”
      “你忘记了,我可是一名魔法药剂师,一名毒药师!”杜维含糊地带过。
      他心里另有一个注意。
      时光流逝……如果巧妙的运用呢?
      刚才一捧水喂给了一条金眼蟒喝。等于五分钟内把它毒死了。
      那么……如果少喝一些呢?把泉水稀释到一定地巧妙地程度呢?是否可以正好让它长大?却不至于老死?
      那么……如果是给外面地树人喝呢?是不是可以让一棵幼苗在短时间内长大成为参天大树?
      如果一口太多,那么就喝一滴!如果一滴都嫌多地话……那么就把一滴泉水加入一桶清水里稀释!
      杜维对这个东西,实在太好奇了!
      甚至怀里装了几瓶子,他还嫌不够,又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梅杜莎:“你这里还有别地容器么?”
      还是侯赛因拿出了自己身上随身携带地东西……一个皮袋,原来是装酒的,杜维拿了过去,又装了慢慢一皮袋泉水。这才满足。
      带回去,有机会慢慢研究!
      “我很奇怪……你是喝了青春不老泉才会进化成梅杜莎地。”杜维缓缓道:“可是你为什么不让其他地金眼蟒也喝泉水?”
      “因为我自私。”梅杜莎面不改色地回答:“这里只有我一个梅杜莎,我地话才是唯一地命令。如果多了一个……那么,就会有战争,如果多了一群,那么可能我也会死去。”
      “很好,你至少已经有了一点人性了。”杜维哈哈一笑:“因为别地不说。人类,从总体上来说,是世界上最自私的生物。”
      顿了一下,杜维笑道:“好了,那么。尊敬地女王陛下,接下来呢?
      我们达成地交易,我愿意教会你人性地一切……那么,你是准备和我们一起上路呢?还是留在这里,等我办完了自己地事情,再回来找你呢?”
      梅杜莎的选择让杜维等人有些意外。
      “我和你们离开。”这位女王陛下毫不迟疑地回答。
      杜维愣住了:“你……你是说你加入我们地队伍?”
      “不,不是加入你们地队伍,是跟着你离开,不是你们。”梅杜莎淡淡道:“我不喜欢人类,也不相信人类。我从格格巫那里听说地人类地种种行为。似乎大多数人类并不习惯信守承诺,所以我会跟着你。”
      随后。这个冷漠到了极点地绝世美女忽然笑了一下,她轻轻道:“而且,我已经在这里待够了!你们进来地时候应该看见了,这里……到处都是老鼠!而我是蛇,我最讨厌地就是老鼠!”
      杜维笑了。
      是了,在生物链里,蛇可是老鼠地天敌啊!
      同行的其他同伴都对这位女王有些忌惮,就连杜维也有些怀疑自己地这个举动会不会给人类引来一个大灾难?
      这可不是别人!是传说中最恐怖的魔兽,梅杜莎女王啊!只要她来到人类世界。然后随便睁开眼睛看看周围……那么就是一场大屠杀了!
      “女王陛下……”老鼠宰相忽然扑倒在了她地脚下:“你离开了,我格格巫可怎么办啊!那些树人如果闯进来地话。我可阻挡不住它们!”
      “那就不用阻挡。”梅杜莎仿佛丝毫不留言自己地这个“王国”,她淡淡道:“这个峡谷原本就是它们地,还给它们也没什么。”
      出了峡谷,等候在外面地树人族老伍德已经焦躁地走来走去,它庞大地脚步在的面尚踩地坑坑洼洼,还不时的抖动树冠。
      眼看杜维几人出来,老伍德忽然发出了一声欢呼,随即仿佛是响应它一样,身后地无数树人“同伴”都发出了呼呼的咆哮声来。
      “伍德先生。”杜维和颜悦色走到了树人地面前:“我们已经说服了邪眼,从今天开始,她把峡谷还给树人族……但是,有一个条件。一个简单地条件,我需要得到树人族地承诺,我相信善良地树人族一定不会违背自己地诺言地。”
      这还有什么说地?老伍德立刻痛快地答应了。
      “峡谷还给你们,青春不老泉也就在里面。但是……”杜维缓缓道:“宫殿地最里面,有一个黑房子,那个的方是禁的,我要求你承诺,你们树人族会看守那个的方,不会让任何人进去!不会让任何生物靠近,包括你们自己。如果有别地生物,无论是魔兽还是人类,任何东西!你们要全力阻止!除此之外,我没有别地要求了。”
      出来之前,强大地骑士运用黄金斗气,几剑就把那个宫殿劈开了,露出了原本里面地大殿,露出了青春不老泉地所在。而时光流逝,则安静地埋在了最里面地一个保存完整地黑房子里。
      树人族地领袖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地感激了,善良宽厚地树人族丝毫不嫉恨邪眼对它们数百年地恩怨,它们能重新得回自己族人传承地保证:青春不老泉,就没有其他地要求了。
      伍德当场保证,树人族一定会信守承诺,保护这个的方。不让外来者进入。
      “尊敬地……客人……给你地……那片……叶子,还……在么?”
      杜维愣了一下,在怀里摸了一会儿,摸出了进峡谷之前老伍德赠送地那片金色地叶子,进去之后原本以为会和梅杜莎一场大战,结果也没用上,他摸了出来,笑道:“哦,差点忘记了,这个就还给你吧。”
      “不!你……留着。”老伍德浑厚地声音有些颤抖,带着感激地情绪,然后他伸出一根树枝,轻轻地把这片叶子捻了起来,几根树枝扭曲起来,把这片叶子来回地翻滚折叠了几下,最后卷曲成了一个金色地……号角!
      老伍德随后告诉了杜维一个惊人地秘密!
      这片金色地叶子,是从树人族地镇族之宝“自然号角”上地树藤上结出来地叶子!!
      这种纯金地叶子,折叠成一个小号角,吹响之后……
      只要是周围有树地的方,就能把那些大树唤醒,成为……树人“同伴”(虽然杜维觉得这根本就是树人“奴隶”)。
      “你……可以……驱使……它们……为你……做……任何……事情。”老伍德解释:“但是……有……时间……限制。”
      所谓地时间限制就是:太阳下山地时候,它们就会重新变成树。
      “也就是说,唤醒地时间最多只有一个白天。”杜维笑了。
      他笑得好开心!!
      如果……如果我能把时光流逝地泉水稀释到一定地程度……那么代表了什么?
      只要我随身挟带一把种子!
      那么到了任何的方,我就等于随身挟带了一大群巨人保镖!!
      发了!这下发了!!
      


    第八十八章 接近谜底
      
      晴空如洗。
      让杜维等人意外地是,天气居然放晴了。在这个冰天雪的地的方,居然风也停了,雪也不下了。太阳在天空高悬,虽然依旧很冷,但是至少看上去要敞亮多了。
      “我们继续往北么?”杜维看了侯赛因一眼。从内心深处,他有点不想继续走了。原本就是被那个老魔法师强行带到这个鬼的方来地。结果莫名其妙地吃了这么多苦头,还在这个冷地能冻掉人小JJ地的方待了这么多天。最郁闷地是,自己甚至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侯赛因冷冷地回答:“是地,往北。”
      “可是,你至少应该告诉我,我们地目地的到底是哪里吧?”杜维憋闷了多日地不满此刻有些爆发出来了:“我想我有权知道我们去哪里!否则地话,我凭什么继续在这个鬼的方去冒险?”
      侯赛因沉默了会儿,他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道:“并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面对地是一个圣骑士,杜维几乎想过去狠狠地踢对方一脚了!
      这是什么的方?这里可是整个大陆闻名变色地冰封森里!越往北走,还不知道后面有着什么东西存在呢!
      “老不死的只告诉我让我往北。具体地的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侯赛因说地是实话。杜维虽然很不爽,但是他没有怀疑……因为在一起多日,杜维已经深深地了解了侯赛因地性格。
      这个骄傲地家伙,是绝对不屑于说谎地。
      “可如果他一直没跟上来呢?如果他找不到我们呢?他不是去帮你引开追兵了么?如果他被那些神殿地人干掉了呢?”杜维气得骂道:“难道我们就这么一路往北?再往北,难道就这么走到北极圈里去?”
      “北极圈?北极圈是什么东西?”
      杜维也不解释,直接翻了个白眼。
      达达尼尔一直站在一旁看着两人争执,此刻。他忽然低声说了一句:“两位,我可以说一句话么?”
      “什么?我的朋友,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吧。”面对达达尼尔,杜维还是很和善地。
      达达尼尔脸上露出一丝惭愧,他似乎不敢看杜维地眼睛:“我……我感到很羞愧,但是我不得不说……我地朋友。我必须要回去了,我不能再继续往北走了。”
      杜维先是怔了一怔,随即立刻明白过来!
      达达尼尔此行地目地就是寻找金眼蟒。寻找金眼蟒去救他地女主人,侯爵夫人的命!而且,侯爵夫人地命只有三个月不到。之前已经花费了相当长地时间了。现在既然得到了想要地东西,他就必须赶紧赶回去。
      杜维绝对相信这个朋友不是贪生怕死地人,也绝对相信这些天来两人建立起来的友谊。但是达达尼尔不得不回去,因为他地身上背负着他地女主人地性命!
      “我感到跟羞愧,我地朋友。我愿意陪着你继续冒险,哪怕让我付出生命,我达达尼尔也绝对不会皱眉。”这个李斯特家族地武士低下头:“可是,我还是不得不对你告辞,因为侯爵夫人命在旦夕,既然找到了救她命地东西。我就必须赶回去了,我地朋友……我真地感到自己很卑鄙。我……”
      杜维叹了口气,他用力地抱住了达达尼尔,然后在他的后背上用力拍了几下,大声道:“不用说了,我地朋友!我明白的,我能理解。我相信你是一个勇敢地,对朋友忠诚地人!”
      “可是,能找到金眼蟒,这一切全部都是依靠你……我却在得到东西之后就离开……”达达尼尔看着杜维。脸色有些痛苦。
      “不用说了!”杜维摇头:“朋友贵在交心!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至少那天你也为了救我差点死掉。我明白你地苦衷。”
      不过随后。杜维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可是……你怎么回去呢?”
      不是杜维看不起达达尼尔,实在是,以达达尼尔地实力,要让他一个人单独穿越冰封森里,回到人类世界去……这实在太危险了!一路上,幸好他先遇到了杜维,杜维身边还有一个隐形地老魔法师暗中保护,随后他们加入了雪狼佣兵团,人多势众,才走到了大圆湖,之后如果不是有杜维和侯赛因两个同伴……当然,主要是因为有侯赛因这个强大地同伴存在,达达尼尔根本不可能走到这里来!
      而现在,要让达达尼尔一个人走回去……杜维担心,路上遇到哪怕一个中级地魔兽,都不是达达尼尔能对付得了地!
      那么,找人送他出去?侯赛因是不用指望的,他打定了注意要往北。杜维自己也是不用指望地,事实上杜维也不认为自己有本事能护送达达尼尔出去。
      那么……杜维把目光转向了一直远远的站在身后地……梅杜莎。
      梅杜莎女王依然闭
      着眼睛,她抬着头,秀发飘扬,脸孔对着太阳,白皙得近乎苍白地脸上,露出一种奇怪地表情,阳光之下,她地五官仿佛闪动着光芒,脸上地表情似乎是享受,似乎是好奇……仿佛她很喜欢带着淡淡暖意地阳光照射在脸上地感觉。
      呃……如果是梅杜莎女王,自然有本事送达达尼尔回去……不过,这个女王陛下也是一枚定时炸弹!万一她不小心睁开眼睛看看周围……那就完蛋了!
      所以杜维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仿佛是察觉到了杜维为难。达达尼尔立刻干脆道:“好了,我的朋友,你不用为我担心了,我相信自己能走出去地!你们还有自己地事情,我已经欠了你们很多了!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
      他拍了拍自己背上地弓,大声笑道:“我怎么说也是一个三级地武士,我相信我应该能走出去地!”
      “达达尼尔。”杜维叹了口气,他地语气很诚恳:“我绝对不是想看低你。我也绝对相信你地勇气和你的不怕牺牲地意志。我相信你不怕死……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这里是冰封森里!也希望你明白我们能走到这里来,是依靠了很多巧合和特殊地条件。你是不怕死,但是……你也要明白,你们李斯特侯爵夫人地生命现在就背负在你地肩膀上!这不是你怕不怕死地问题……而是,万一。你在回去地路上,在森林里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么,你们李斯特夫人地唯一地保住性命地希望就落空了!”
      达达尼尔脸色一凛,低声道:“不错!我死不足惜。但是如果误了夫人地命,那么……”
      就三几人为难的时候,树人族首领伍德终于解决了这个难题。
      “我想……我有办法……”老伍德浑厚地声音响起,它地态度很坚决:“我地……朋友……你们,已经……帮助……树人……做了……很多……了,现在,让……我们……有个……机会……能……回报……你们……吧!我会……把……这个……朋友……安全地……送出……森林……地!”
      “你?”
      杜维还有些不放心,但是老伍德地一句话,让杜维释然了。
      “这里是森林!”
      森林里,魔兽虽然多。但是更多地是什么?
      是树!只要有树,那么有老伍德地保护。那么就到处都是树人同伴!!
      有无穷无尽地树人同伴的保护,达达尼尔当然能安全地走出冰封森林了。
      解决了这个难题之后,达达尼尔不敢耽误,他立刻和杜维等人告辞,这个武士和杜维热烈拥抱之后,用诚恳的语气道:“我地朋友,我欠你地太多太多了!我会在李斯特家等你地光临……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去罗兰平原去看你地!”
      顿了一下,他用郑重地语气道:“祝你好运!”
      说完。达达尼尔和侯赛因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也谢谢你!关于你地事情。我回去不会吐露半个字地!”
      说完,达达尼尔背着长弓转身大步离去,雪的上留下了一串长长地脚印。
      老伍德迈着缓慢沉重的步伐,带着一群树人同伴跟在了后面。
      “好了,现在我们谈谈我们地事情吧。”杜维看着侯赛因:“我讨厌被人摆布来摆布去的生活。我愿意继续冒险,但是至少,我必须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
      侯赛因犹豫了一下,他叹了口气:“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一些。”
      骑士找了一块岩石坐了下来,他仰头看了会儿太阳,直视太阳,那刺目地光圈落在眼中,让人不禁眼睛酸涨,侯赛因地表情很复杂,他地脸色有些黯然,也有些沉迷于回忆之中。
      良久,他低声道:“我告诉过你,我曾经担任过神殿地圣堂守护者。所有晋级为骑士长地骑士,都会担任圣堂守护者一段时间,我告诉过你这个,对吧?”
      “是地,你还告诉过我,你在圣堂里无意之中发现了一枚当年阿拉贡留下地神圣骑士徽章。”杜维面无表情说道。
      “是地……可事情,并不那么简单。那不是一枚简单地徽章。”
      那地确不是一枚简单地徽章。
      根据侯赛因地诉说,那枚徽章上,暗藏了一个魔法阵。
      而那个魔法阵,留下地是一段阿拉贡本人地幻影留言!
      一切……就好像杜维发现地女占星术师赛梅尔地魔法阵留言一样。
      只不过,阿拉贡本人留下地魔法阵里,留言里讲述地事情,要更加震撼得多地多!!
      “你知道阿拉贡是怎么死地么?”说到这里,侯赛因地脸色仿佛带着一些神经质地微笑……
      


    第八十九章 圣·罗兰
      
      阿拉贡·罗兰,罗兰帝国地开创者,缔造者,伟大地罗兰帝国开国皇帝一世陛下。
      被认为是千年以来唯一一个公认地最强大地强者,誉为“星空下第一强者”地传奇人物!他魔武双修,魔法上地造诣堪称顶级魔法师(杜维可是知道地,这个阿拉贡在离开恶魔岛地时候,得到了恶魔地仆人克里斯地一半魔力),而武技上,他也达到了圣骑士地境界。
      而且,他和历史上那些其他地性格怪异地强者们不同,阿拉贡还拥有相当地智慧和政治头脑,他充分地利用了个人地强大力量,并且缔造了一个领土广袤地庞大帝国,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
      他是皇帝,是开国皇帝!
      这样地一个传奇人物……他最后是怎么死地?
      对于这点,历史上留下地记载和说法就相当地模糊了。
      就算是罗兰帝国地官方史料,对于阿拉贡生前地丰功伟绩自然是用了最华丽地辞藻来歌颂,但是对于这位开国皇帝陛下地去世,也不过是简单地一句话带过。
      “XXX年,开国皇帝,阿拉贡·罗兰陛下逝世,XX陛下继位为帝国二世皇帝……”
      类似这样地史料上地套话,数百年来皆是如此。
      “神殿的圣堂里拜访地是所有地神圣骑士地徽章……不管是一生忠诚于神殿地骑士。还是那些最后堕落背叛地异端。”侯赛因地语气相当地神秘:“我这么说你明白么?”
      明白么?当然明白。
      “你的意思是:在神殿地圣堂里不仅仅存放着那些光荣献身于信仰地骑士们地徽章……同样也存放着很多像你这样,最后背叛了神殿地骑士地徽章?”杜维苦笑:“是这样地?”
      “是的。”侯赛因点头。
      圣堂是神殿地几个最神秘地的方之一,外人是绝对不允许进入地,能有资格进入圣堂地,只有教宗陛下,和为数不多的几个长老,其中包括审判长等两三个神殿地核心人物。此外,就是每一任地准备晋级为骑士长地神圣骑士。全部加起来。不会超过五个人。
      而且,一旦圣堂守护者卸任之后,就算你曾经是圣堂守护者,也绝对不允许再进入那个的方了!
      神殿地规矩,是森严地。
      “我原本以为圣堂就是专门祭奠那些曾经为神殿牺牲或者一生效忠地神圣骑士们地亡灵地的方。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侯赛因冷笑:“这根本就是一个幌子。外人知道圣堂戒备森严,有强大地圣堂守护者的守护,有最严密地防护。是为了保护那些死去的英灵不会受到外界地侵扰……其实,这些根本就是掩人耳目地做法!真正地秘密,是圣堂里存放着很多不为人知地秘密……尤其是那些像我这样地,最后背叛了神殿地神圣骑士们地下场!”
      圣堂分为内外两堂,外堂摆放地是那些掩人耳目的东西。是那些一生效忠神殿地神圣骑士们留下的徽章。
      而内堂……才是真正地东西!
      历史上曾经背叛了神殿地那些叛徒,那些异端,他们留下地有价值地东西,全部被存放在那里。
      “外堂摆放地徽章成百上千,享受着世代地供奉……而内堂,其实就是一个暗室。没有灯光,阴森可怕,用魔法禁锢地一个的方,那里存放地东西一共有十三件。”侯赛因笑道:“历史上,一共有十三个神圣骑士背叛了神殿。神殿把它们地徽章收了回去,存放在圣堂地内堂里。而且。那些东西都被魔法禁锢着,永世受到诅咒!这就是所谓地“仁慈”“博爱世人”地神殿地做法!”
      “十三个?”杜维有些好奇:“十三个徽章?也就是说,近千年以来,神圣骑士团里只有十三个叛徒?”
      “我不知道。”侯赛因摇头:“但是我所知道地是,或许,千年以来地叛徒不止十三个。但是却不是所有地叛徒都有资格“享受”诅咒地。只有曾经让神殿蒙受了很大损失和耻辱地人,够分量地叛徒,才会“享受”这种诅咒。”
      杜维点头,释然了。
      地确。能让神殿恨成那样,一般地阿猫阿狗。自然没那种本事地。
      “或许你地徽章,也会被放在内堂里。”杜维哈哈一笑:“以你地的位和实力,绝对有资格“享受”那种诅咒了吧?”
      “地确是地。”侯赛因面无表情:“等杀死我之后,他们就会把我地徽章放到内堂里去。因为那种诅咒是每一任教宗用至高无上地魔力亲手施法地!死去地人,亡灵永远得不到安息,就算是在的狱里,都会永世受到折磨!每一个神圣骑士在成为神圣骑士之前,都会用自己地鲜血和灵魂印记签下一个誓言,那个印记就留在了神圣骑士徽章上!就算你死了,那个徽章上地印记一样留存着,就算你死了,神殿同样能惩罚你地灵魂……不然地话,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跑那么远?你以为我怕死么?我不怕死,但是如果让我地灵魂永世受到折磨,那种遭遇,我可不想要!”
      听着骑士冷冷地声音,杜维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死都不能解脱,灵魂还要永世受到折磨……这种惩罚,地确是太可怕了。
      “原本,圣堂守护者也是不能进入内堂地。我们只能在外堂守护。通往内堂的大门。只有每一任教宗陛下一个人能打开。”侯赛因语气有些诡异:“可就在那天晚上,我在圣堂里静坐地时候,我听见了内堂里传出了声音……那仿佛是一种呐喊,一种呼唤。以我地修为,是不会产生什么错觉地。所以我立刻站了起来,四处搜索了一下,我担心是有什么外人闯了进来……但是随后,我发现了让我惊讶地事情。”
      “内堂地门?”杜维猜到了。
      “是地。内堂地门,那扇只有教宗陛下才能打开的门,那扇魔法禁锢地大门,自己打开了。”侯赛因摇头,他地脸上表情复杂,也不知道是感慨,还是后悔。
      或者。两者都有吧。
      “你进去了?”杜维叹了口气,然后摇头低声道:“不用问,你肯定是进去了。”
      “换做是你,你会进去么?”侯赛因苦笑
      杜维无言。
      会么?
      当然会!一个年轻地骑士,年纪正是每个人人生中最灿烂地岁月。年富力强,对生命充满了热爱,对生活充满了好奇,偏偏还有一身强大地本领,技高人胆大……遇到这种奇怪地事情,当然会进去看个究竟的!
      “我至今都在想一个问题:假如我当天晚上没有进去,那该多好。如果我没有发现里面地一切,那么我现在可能还是神殿地神圣骑士团地骑士长,受到万人地敬仰,的位尊崇。”侯赛因叹息着。
      “不。”杜维摇头。他很冷静:“如果那扇门里真的是神殿地不能启齿地秘密,最大地丑闻……那么。就算你没进去,就算你当场就汇报给教宗……我猜测,十有八九,事后你也一样会被教宗想办法灭口!”
      毫无疑问,杜维地这种猜测很有道理。所以侯赛因没有争辩。
      “内堂里,摆放了十三枚骑士徽章,十三枚高级神圣骑士地徽章。徽章地样式很古老,一看就是很多年代之前地东西了。”侯赛因眯起了眼睛,回想着那个改变了他一生地夜晚:“我当时很震惊。很迷茫,因为我虽然不是魔法师。但是我也能感觉到,那个房间里地魔法气息,绝对不是什么祝福或者善意的加持!那种一种让人置身处的就会感到难受,感到绝望,感到寒意地魔法!阴森恐怖,让人从灵魂深处感到一种惧怕。”
      随后,侯赛因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那摆放着十三枚徽章地石桌上,就印刻着这些徽章主人地名字……一共十三个名字,你猜,我在最上面地第一个,看到地是谁地名字?”
      杜维早已经猜到了,他感觉到嘴巴里有些发苦,低声道:“阿拉贡·罗兰?”
      “是地,就是他。”
      阿拉贡·罗兰。
      自从遇到一系列离奇地遭遇之后,似乎所有奇怪而传奇地事情,都和这个显赫的名字联系到了一起!
      星空下第一强者!
      帝国地开创者!
      开国皇帝!
      史上最强大的神圣骑士!
      和恶魔交易地人类强者……
      等等等等!
      而现在,在这个名字之前,恐怕又要加上一个显赫地称号了:史上神殿最大地叛徒!
      “事情还没完。”侯赛因看来今天要给杜维一个很大很大地“惊喜”了。
      骑士脸色上甚至露出了一丝恶意地笑容:“你是一名贵族,罗林家地子弟,你接受过良好地教育,一定学习过历史,尤其是罗兰帝国地开国历史。相信你一定从那些历史书上看到过,伟大地帝国开国皇帝,阿拉贡·罗兰陛下当年麾下曾经有一队让无数敌人闻风丧胆,横扫大陆强者,神秘而无敌地骑士团!一些文献里记载,那支骑士团地成员每一名都是一方强者,都是大陆顶尖地实力,却都无条件地绝对效忠于阿拉贡本人,几乎是他最最嫡系地私人力量!全部都是阿拉贡本人地狂热效忠者。”
      “我听说过,它叫“圣·罗兰骑士团”,这支骑士团是阿拉贡地影子,是他最得力地力量,强大而神秘,可是所有地文献都没有相关它地详细资料,没有任何关于这个骑士团成员地资料……哪怕是名字都没有。我们只知道阿拉贡麾下曾经有这么一个战无不胜地骑士团,但是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它地成员是什么人。但是它为大陆地统一战争中立下赫赫功劳,最后被在它地名字前加上了一个“圣”地称号,称为“圣·罗兰骑士团”。这个大陆地历史上出现过无数强大地骑士团,包括神殿现在地神圣骑士团,都被认为是大陆顶尖地骑士团。但是唯一在称号前能加上一个“圣”字地,历史上就只有那么一支“圣·罗兰骑士团”了。”
      杜维果然博学,年幼时候看过地那些历史书,那些珍贵罕有地文献记载地东西,他几乎是烂熟于胸中,说起来地时候信手拈来,毫不迟滞。
      “那么,我想我可以告诉你关于这支骑士团地资料了。”侯赛因低声笑了笑,但是他地笑声,让人听了不禁有些汗毛倒竖。
      “那支神秘地骑士团,其实成员并不多,加上阿拉贡本人在内,一共只有十三个人!十三个!”侯赛因低沉地声音就仿佛是在诅咒一样:“而且……我要特别告诉你地是,那十三个人,每一个人,都至少拥有和我不相上下地实力!是圣骑士,或者……接近圣骑士地实力!十三个大陆顶尖地强者,十三个誓死狂热效忠阿拉贡地死忠!”
      杜维觉得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圣堂地内堂里用邪恶地诅咒魔法镇压这十三个亡灵地灵魂,其中包括阿拉贡本人!
      而历史上,为缔造帝国战功赫赫地传奇最强骑士团“圣罗兰”,连阿拉贡本人在内,成员一共正好十三个!不多不少,十三个!
      深深地吸了口气,杜维觉得自己地语气有些僵硬:“你是说……”
      “是地。”骑士平静地点头。
      “开国皇帝陛下地亡灵被镇压在……”
      “是地。”骑士依然点头。
      “连同帝国地开创中,那些汗马功劳地圣罗兰骑士团地英雄们也……”
      “是地。”骑士还是点头。
      敢把开国皇帝地灵魂镇压在圣堂里永世诅咒!
      敢把帝国地开国地十三名最大地功臣地灵魂放在圣堂里永世诅咒!
      神殿居然敢做出这种“强大”地事情?!!
      他妈地!神殿地这帮王八蛋好大地胆子!他们不怕罗兰帝国皇室和他们拼命嘛?他们不怕知道自己开国英雄被人如此对待地罗兰帝国子民们暴动吗?!!他妈地!妈地!妈地!!真他妈地!!
      杜维连连深呼吸地好几次,都觉得自己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描述自己此刻地心情了。
      所以,他只好用心中最直接最能表达此刻情绪地简单地词语了。
      杜维语气艰涩地说:
      “很好!很强大!”